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免死金牌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免死金牌

玉拂闻言撇嘴发笑沒有追问,通常情况下卖关子的人到最后都会自己说出实情,因为不说憋得慌,但是玉拂打错算盘了,左登峰随后说的都是周围的景物和当地的风土人情,压根儿沒有再提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开怀大笑。 

    如此一打岔玉拂也沒办法回过头再去追问了,不然就显得沒有城府和耐性,但是她心中实在很是疑惑,她与左登峰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还是头一次见他如此开怀大笑,所以她很想知道为什么。 

    “别卖关子了,说吧,刚才为什么笑。”即将走回镇子,玉拂终于还是将话題扯了回去,她想知道左登峰大笑的原因并不是单纯的好奇,而是她想知道什么样的事情能令左登峰开心,知道了这一点,她就可以更好的与左登峰相处。 

    “好好伺候着本大爷,到最后亏待不了你。”左登峰抬手拍了拍玉拂的肩膀。 

    “伺候你。”玉拂闻言冷哼着横了他一眼。 

    左登峰见状收回了笑容,玉拂虽然冷哼,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微带喜悦的,这表明玉拂误解了他先前的那句话,事实上玉拂心中想的和他心中想的并不是一码事。 

    “小气,开不起玩笑。”玉拂见左登峰收敛笑容,以为他心中不快。 

    “哈哈,逗你的。”左登峰笑着转移了话題,快步走向落脚的人家,玉拂虽然很冷傲,却也是因人而异的,雌狮对其他动物极为凶狠,但是对雄狮却异常温柔。 

    來到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來了铁鞋的叫嚷声和那中年土人的呜哇声,二人闻声快步进入院子,发现铁鞋正在和土人争吵。 

    “都怪你,非要让我剃发,晚上等着吃斋吧。”铁鞋见左登峰回返,立刻冲他发泄不满。 

    “怎么回事儿。”左登峰皱眉问道。 

    “我想吃那些肉,他指着老衲的戒疤直摇头。”铁鞋指着墙上悬挂的腊肉和风干鸡鸭。 

    土人见二人回返,再度伸手指着玉拂头上的冠簪叽哩哇啦,他的意思很明显,和尚道士不能吃肉,左登峰见状从怀中摸出一根金条递了过去,转而指了指墙上的那些东西,主人会意,欢天喜地的拿下那些肉类前去烹煮。 

    晚饭过后,左登峰盘膝而坐开始二分阴阳,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无惊无险,凌晨时分,收功敛气,百尺竿头再升一尺。 

    对于修为的提升左登峰并沒有感到过分的喜悦,因为之前一分阴阳带來的能力已经足够他使用了。 

    吃过早饭,左登峰买來大米,三人上路。 

    一上路,左登峰立刻感受到了修为提升带來的好处,即便带着大量的食物,扛着十三,他仍然负重若轻,一跃之下轻松超出玉拂和铁鞋十余丈,这一刻左登峰发现修为提升还是有用的,移动速度更快,灵气修为更足,事实上阴阳生死诀还可以衍生出大量霸道的法术,可惜左登峰的精力并沒有放在那上面,他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对阵法的研究上,正如金针当日所说,他放弃了向上攀升的机会而改为了横向发展。 

    闭门造车有闭门造车的好处,那就是可以冷静的思考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实地考察也不可或缺,溯江而上的同时,左登峰发现之前想的那些很多都沒有用,因为这里的地形地貌非常的复杂,平地,森林,山谷,沟壑,天坑,瀑布,深潭,高山,这些地形是掺杂在一起的,三人一字排开二十里后各人所面对的地形并不相同,很难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除此之外这里的气候也时冷时热,出发的时候地势平缓,气温较高,一个小时之后到了地势较高的地方,竟然在山峰背面发现了积雪,气温接近零度。 

    三人之中,左登峰在江边区域,玉拂靠右,铁鞋再右,由左登峰和玉拂承担主要的寻找工作,事先讲好,发现异常就通知对方,一路上铁鞋不停的大呼小叫,因为他看到了很多他之前沒见过的动物,地形的复杂以及温度的差异令这里的动物千奇百怪。 

    “这不是我们要寻找的。”左登峰皱眉打量着被铁鞋击倒的一头黑毛野猪。 

    “它刚才就在水里。”铁鞋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水潭。 

    “猪本來就会游泳,咱们要寻找的那头猪比这个大,而且脖子上有项圈。”左登峰皱眉摇头。 

    “别乱喊了,主要寻找废弃的城池。”玉拂重重叹气,他们二人已经是第三次被铁鞋叫过來了。 

    山中虽然地势险恶,地形复杂,却不时有村落出现,这些村落更加原始,人数不多,衣着简陋,说的什么一概听不懂。 

    左登峰的注意力一直在江面和江畔树林密集的区域,但是中午时分地势开始产生变化,江水两侧不再是平坦的江畔,而是高耸的山峰,江水在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中穿行,左登峰只能在临近江水的峭壁上飞掠寻找,不过如此一來高耸的山峰就阻断了三人之间的联系,左登峰每前行一段时间就得掠到海拔上千米的山峰顶端与玉拂和铁鞋互相通气,确定对方的位置,如此一來前行速度大大减缓,最主要的是一路上三人都会发现很多可疑的线索,只要有可疑线索出现,就得凑到一起端详确认,即便是铁鞋提供的线索二人也不敢忽视。 

    下午一点,左登峰在峭壁下方临近江水的地方发现了一处巨大的山洞,山洞大部分是沒在水中的,这里位于江水拐角处,水流相对缓和。 

    喊來玉拂和铁鞋,三人一起打量这处巨大的山洞,山洞宽有一丈左右,洞口平滑,想必有什么动物寄居在内。 

    “的确有动物在洞里,但是不像是哺乳动物。”玉拂出言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左登峰皱眉问道。 

    “据我所知临水打洞的动物只有鱼猫,但是鱼猫不会选择这么大的洞,此外这处山洞大部分都在水里,它们也无法呼吸。”玉拂摇头说道。 

    “或许山洞是弯曲向上的。”左登峰皱眉说道,玉拂所说的鱼猫指的是水獭,训练过后可疑用來捕鱼,不过左登峰也并不希望里面是水獭,所以他想下水看看。 

    “那也不行,倘若江水上涨就会淹沒洞穴,它怎么呼吸。”玉拂再度摇头。 

    “那你感觉是什么。”左登峰抬手解开了道袍的衣扣 

    “应该是蛇类,只有蛇类才敢在这里藏身,也只有蛇类在洞穴进水之后能凭借少量空气存活,你还是别下去了。”玉拂伸手拉住了左登峰。 

    “啊!!我可不会游泳。”铁鞋闻言高声插嘴,疯子有时候很敏感,玉拂一说不让左登峰下水,铁鞋就误以为想让他下去,不过打死他他也不会下到浑浊的江水中,更不会进入漆黑危险的水下洞穴。 

    “我陪你下去。”玉拂说道。 

    “不用,我在海边长大,水性好。”左登峰摆手示意玉拂不用紧张。 

    玉拂闻言沒有再说什么,她虽然担心左登峰的安全,却无权阻止左登峰下水确认。 

    左登峰快速的脱掉道袍跳进了江水,这个过程他几乎沒有思考,因为他不敢过分思考,不然肯定会害怕,害怕是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并不会因为能力大小而有所改变。 

    金沙江实际上就是长江的上游,这里的江水大部分是冰山的雪水,江水很凉,凉的刺骨,不过冰凉的江水却令左登峰心里微微安定了少许,气温越低,蛇类活动能力越差,倘若里面真是一条大蛇的话想必也沒有多大的危险。 

    屏住呼吸进入水下洞穴,左登峰此刻凭借的并不是视觉,而是阴阳诀带來的敏锐直觉,直觉告诉他洞内的确有危险存在,但是这种危险并不足以危害到他自身,前行数丈,左登峰感觉到上方出现了很大的缝隙,探出头來,果然发现前方十几米的平坦石台上盘踞着一条半抱粗细的青色大蟒。 

    在见到大蟒的一瞬间,左登峰不由得头皮发炸,因为他发现那条青色的大蟒正阴冷的盯着他,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左登峰强自压制了下來,他想到了蛇类是沒有眼睑的,所以它们都是一直睁着眼,此外即便那条大蟒想要暴起攻击,他也可以凭借玄阴真气将这片区域的江水凝结成冰加以阻止。 

    确定了大蟒并不是他想要寻找的目标之后,左登峰就想抽身离开,但是无意之间的一瞥却发现在大蟒盘踞的石台右侧临水部位有一金黄色的长方形牌子,左登峰抬手延出灵气隔空抓过那面牌子转而潜水退了出來。 

    “你猜对了,是条雌蛇。”左登峰跃出水面之后冲紧张等候在外的玉拂说道,蛇分雌雄,雄蛇尾长,雌蛇尾短,看尾巴就能大致分辨出來。 

    “快烘干衣服。”玉拂拿着道袍出言催促,修道中人可以依靠发散体内阳气烘干衣服。 

    “这是啥东西。”铁鞋探手拿过了左登峰手里抓着的牌子。 

    “不清楚,在蛇洞里捡回來的,还沒來得及看。”左登峰快速调动着体内的灵气抵御寒冷。 

    “金的。”铁鞋掂量着牌子的分量。 

    “是的,而且足金的。”左登峰点头说道,辨别黄金是否纯正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颜色,足金黄中带红,寻常黄金为黄色,杂金黄中带青。 

    “这上面有字。”铁鞋说着将金牌递还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探手接过,仔细打量,金牌宽有七八公分,长有一捺,正刻“开国免死”,反刻“二十八” 

    “免死金牌。”玉拂凑近看了一眼。 

    “对。”左登峰正色点头。 

    “是不是周武王发给濮国和髳国诸侯的。”玉拂出言问道。 

    “商周时期的黄金沒这种纯度,此外那时候还沒有免死金牌一说,再说免死金牌俗称丹书铁劵,上面刻着免死的理由和受封的人名,这个太小了,沒有免死的理由,做工也不太精美,很像是成批发放的。”左登峰将金牌递给玉拂,转而坐下穿鞋。 

    “那是发给谁的。”玉拂为左登峰披上了袍子。 

    “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不是商周时期的东西。”左登峰摇头说道。 

    “开国免死怎么解释。”玉拂出言问道。 

    “开国也不一定就是开的周朝,可能是后來的某个朝代。”左登峰皱眉摇头,免死金牌的出现令他心头再度一暗,这表示在商周时期以后这片区域的人还参与了某个战争,如此一來他面临的情况就更加严峻,寻找的难度也随之加大,因为即便找到古城,也极有可能不是商周时期的。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免死金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