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湖心孤岛

第一百八十一章 湖心孤岛

左登峰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急速的跳回了水潭,沒给自己机会也沒给玉拂机会,左登峰快速的经由通道拐回水潭,转而上浮回到水面,出水之后发现玉拂的衣物和金甲就放在潭边不远处,十三在附近守候。 

    片刻过后玉拂也浮出了水面,左登峰上前将玉拂拉了上來,此时二人已经自先前的想法中走了出來。 

    “现在怎么办。”玉拂出水之后盘坐在地运功烘干衣物。 

    “去西侧的湖水看看。”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地支既然不在这里,还有滞留此地的必要吗?”玉拂闻言微感疑惑,蛛丝马迹表明地支已经不在这了。

    “西侧湖心的小岛树木葱郁,我想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左登峰出言说道,他先前的推测只是自己的推测,是否真的如他所料还需要铁证的支持,此外他对西侧湖心的那座小岛也很好奇,现在还不到树木葱郁的时候,那里的树木长的太旺盛,很蹊跷。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沒有再说什么,说话会分神,分神会气乱。 

    半柱香之后,玉拂衣物尽干,穿上护身金甲和道袍,同左登峰和十三一起來到了西侧湖边,这一次她沒有下水,濮国古城已经沒有地支了,毒物也不复存在,沒必要二人一起下水,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帮助顺理成章,在别人不需要帮助的时候与之同行就显得太殷勤了。 

    “小心点儿,这里的湖水已经与江水相连,水下可能会有东西。”玉拂在左登峰下潜之前予以叮嘱。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转而吸气下潜,由于与江水相连,所以这里的湖水温度较低,好在能见度还可以,先前的手榴弹爆炸只在水中并沒有到达湖底。 

    湖水很深,越往下潜温度越低,水压越大,沒过多久左登峰就浮了上來。 

    “下面什么情况。”玉拂看着跃出水面的左登峰。 

    “不清楚,太深了,得带潜水装备。”左登峰掀开木箱拿出了气瓶等物。 

    “好的,你小心一点儿,我去城中其他的房间再看看。”玉拂闻言走上前來,帮助左登峰穿戴潜水装备,片刻过后左登峰再度下潜。 

    他还是贴着一侧石壁下潜的,靠近石壁下潜好孬有一面是安全的,只需要防范眼前的危险,不然要兼顾前后左右,虽然地支已经不在了,他仍然很谨慎。 

    越往下潜,能见度越低,左登峰越谨慎,因为他感觉到了周围有东西在窥觑他,片刻过后,这种感觉得到了证实,一条人鱼自他眼前一闪而过。 

    鱼人游动的很快,转瞬即逝,不过虽然是惊鸿一瞥,左登峰仍然看清了那是一条成年的雄性人鱼,与那条被水蟒捕获的人鱼相比,它的身体要强壮很多,手中拿着长矛一般的尖锐武器。 

    人鱼的一闪而逝令左登峰很是紧张,阴阳生死诀也并非沒有缺陷,它带來的敏锐直觉是以他自身的灵气修为为出发点的,也就是说在水下实力减弱的情况下阴阳生死诀仍然会根据他在陆地上的修为感知水中的危险,这是不准的,因此左登峰无法根据直觉來判断出周围暗藏的人鱼是否能够对他构成威胁,以及能够构成多大的威胁。 

    这一刻左登峰开始后悔了,先前不应该自作聪明的扔出手榴弹,手榴弹的爆炸肯定惊吓到了它们,目前它们肯定已经在水下严阵以待了。 

    紧要关头,左登峰放缓了下潜的速度,开始思考承受的风险是否与得到成正比,也就是说他还有沒有必要冒险下潜。 

    按照他的作风,地支既然不在这里了,他是不会冒险的,但是他不甘心,他有着贼不走空的心理,费了这么大的事儿來到这里,徒劳无功令他很失望,他想获得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短暂的犹豫过后,左登峰决定继续下潜,先前他曾经在江边救下了一条幼年的人鱼,好孬也算是有恩于它们,想必人鱼一族不会贸然对他下手,先前的那条人鱼处于幼年期,它不会说话不表示成年人鱼不会说话,倘若有会说话的人鱼,就能知道三千年前这里发生过什么。 

    下潜的途中左登峰感受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声音很低,频率很快,类似于蝙蝠和海豚发出的定位声波,这种奇怪的声音一开始只有几声,越往下潜声波越密集,这表示水下居住了大量的人鱼,而且它们正在远处观察着他。 

    左登峰佩戴的潜水装置只是简单的呼吸装置,随着下潜的加深,水压的增大,他感觉到了各种不适,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耳内嗡嗡作响,能见度缩短。 

    就在左登峰想要放弃之际,他终于见到了下方的湖底,湖底不是平坦的,而是怪石林立,沟壑密闭,这一情形表明了这里先前就是湖底,阴阳古城在建造之初就是利用了这里天然的地势减少了一半的工作量。 

    看到湖底的同时左登峰也看到了水下大片的人鱼,它们并沒有隐藏在水底的怪石沟壑之中,而是整齐的在湖底上方数丈处列队。 

    左登峰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急速上浮,这些人鱼如果无组织无纪律那还好说,可是眼前的情形表明了它们有着森然的等级制度和服从性,先前之所以沒有发起攻击并不是因为它们害怕了,而是它们沒有得到命令。 

    左登峰是急速上浮的,但是他再快也沒有人鱼速度快,在他陡然上浮之初,那群人数过百的人鱼就快速的向他冲了过來,它们都拿着长而尖锐的水矛,水矛为石头打磨,尖锐异常,靠近之后挺矛就刺。 

    这一刻左登峰终于明白龙游浅滩,虎落平阳是什么滋味儿了,水下是人鱼的地盘,到了这里能力受限,面对着突如其來的攻击他只能逼出玄阴真气,冻结湖水凝聚一片寒冰阻挡水矛。 

    进攻他的人鱼有雄有雌,雌性人鱼个头要小一些,肤色白皙,面容俊美,但是这些都不影响它们像那些雄壮的雄性人鱼一样抓着水矛攻击他。 

    一支水矛还好说,两支三支也不难对付,毕竟阴阳生死诀带來的九倍反应速度还在,哪怕在水下折损一些也不可能折损的一点儿不剩,但是人鱼的数量极为众多,是一齐动手的,左登峰根本无法多次发出玄阴真气凝结周围的湖水,只能凭借坚韧的玄阴护手直接出手封挡,与此同时快速上浮,在水下是肯定打不过的,只能逃。 

    玄阴护手不惧刀兵,但是直接封挡这些尖锐的水矛还是令左登峰叫苦不迭,这些水矛被人鱼磨的极为尖锐,玄阴护手虽然能阻挡住水矛,手掌也很是疼痛,最主要的是这些水矛可能是人鱼平时捕猎的武器,它们使用的极为娴熟,出矛的部位很是刁钻,尤其是那些雌性人鱼,它们在力量上不如那些雄性人鱼,但是它们的速度更快,快速游至发起攻击,一击不中立刻变幻方位再來一矛。 

    左登峰一边防御一边上浮,很快的他就感觉到了水压的减弱,只需再度坚持片刻就能离开这片危险的湖水,不过很快的他就发现他很可能浮不出水面了,因为大量的人鱼快速的游到了他的上方出矛阻止他上浮,而另外一批人鱼则绕到了他的下方,频频出矛刺向他的双足。 

    上下夹攻令左登峰极为被动,首尾不能兼顾,但是他并不敢离开石壁,因为这些人鱼的意图就是将他逼离石壁,以便于自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位同时攻击,由此可见这些人鱼的智商还是很高的,而且根据它们彼此写作配合的如此默契來看,它们祖上极有可能参与过姜子牙的东征,这么一群厉害的货色,在水下简直所向披靡。 

    即便明知道离开石壁会更加危险,左登峰也沒有选择,因为不离开石壁就无法躲避自上方和下方刺來的水矛,电光火石之间,左登峰快速的在脑海中斟酌权衡,这些人鱼的目的就是将他逼离石壁,所以他的前面并无阻碍,此时离开石壁可以趁机上浮一段距离,但是一旦离开石壁,他就会离湖边越來越远,距离一旦拉大,他就回不去了。 

    紧要关头,根本來不及多想,明知道是圈套也得钻进去,无奈之下左登峰只好快速的在石壁上踏脚借力急速冲出,这一刻他在心中大骂这群人鱼忘恩负义,怎么说他也救过他们的孩子,他不会说人鱼的语言,但是那条沒成年的人鱼获救之后肯定会回來转述发生过的事情,沒想到这帮家伙竟然如此忘恩负义,趁火打劫,攻击恩人。 

    骂过人鱼之后左登峰又开始骂自己,自己心态不正,帮助了他人之后就想着别人会感谢自己,这是沒有肚量的表现,帮助别人就是帮助别人,对方知恩图报是有道德,口头道谢也算不错,恩将仇报也沒什么大不了,毕竟别人沒有求自己出手帮忙,以后别人不求自己出手,坚决不动手,不,哪怕别人求自己出手,也坚决不动手。 

    左登峰借助着先前在石壁上的踩踏快速的冲了出去,那些人鱼见他离开石壁并沒有立刻冲过來攻击,而是纷纷的游到他与石壁之间阻断了他的退路,防止他绕路回到岸上。 

    这群人鱼的行动有着很强的目的性和统一性,这表示有着头领在指挥它们,在头领发出下一道命令之前它们暂时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左登峰看穿了这一点,他也明白他回不到岸上了,危急关头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手脚并用,灵气疾催,快速的向湖水中间偏北的小岛游去,此时他已然可以浮出水面,但是他并沒有那么做,因为一旦出水就无法观察水下的情况。 

    片刻过后那些人鱼纷纷赶來发起最后的攻击,左登峰见势不妙,拼命的催动灵气向北游去,他是海边长大的,水性极佳,加上有灵气催动,短时间内竟然沒有被人鱼追上,片刻过后他來到了小岛南侧,距离一近他便发现湖中的小岛是座浮岛,水下并无根基。 

    再度游近之后左登峰又有了新的发现,不过这个新发现却令他陡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哪是什么岛啊!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一章 湖心孤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