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章 与虎谋皮

第二百章 与虎谋皮

左登峰在银冠的居所前后只待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银冠知道他心中急切,也就沒有强留,亲自将他送至山下。 

    全真掌教亲自送到山下,这是对左登峰的礼遇,但是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他虽然爱国,却已年老,年纪一大考虑事情就周全,他知道自己不能出手。 

    信上写有rì期,左登峰屈指算了算,时间并不急,便带着十三回了一趟清水观,在清水观他也沒有多待,只是将那块写有巫心语名字的灰砖放了回去,简单的打扫了一下灰尘就连夜离开了,清水观是他的家,不能过门不入。 

    文登距离济南府有一千多里,左登峰亥时出发,次rì清晨已经坐在济南的街头吃着早点,早饭过后,左登峰找了家旅社歇了一上午,午后方才前往1875部队。 

    在此之前他什么都沒想,也沒必要想,因为藤崎正男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他寻找六只阳属地支。 

    左登峰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他并沒有立刻从正门进入,而是绕到了西侧的窑子街,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提着夜壶下楼的窑姐。 

    窑姐见到左登峰之后侧头打量着他。 

    “你怎么又回來了。”左登峰走上前去出言问道,这个窑姐就是之前他租住房间的那个女人,左登峰临走之前已经给了她金条,让她从良。 

    左登峰一开口,那窑姐立刻认出了他,在此之前他是蓬头垢面的,此时已经一改旧容,此外度过天劫之后,人的眼神和气质都会无形之中发生改变。 

    窑姐闻言面露愧sè,支支吾吾的无言相对,左登峰冲其笑了笑,伸出右手食指隔空指点,一道无形灵气侵入其头颅,于脑内结冰,左登峰走出三丈之后,尸身方才扑倒,伴随着夜壶落地的当啷之声。 

    左登峰生平最恨的就是欺骗,有些人是无可救药的,常言道戏子无义biao子无情,这些人沉沦的并不是身体,她们的品德已经坏了,离开之后她们会怀念这种生活,这种人活着跟死了沒什么区别了。 

    左登峰走的并不快,中途将十三安置在一处可以观察营盘情况的废弃楼房里,半个小时之后他來到了1875部队的营门,站岗的是两个鬼子,见到左登峰之后立刻抬枪对准了他,大声呵斥着让他离开。 

    “我是左登峰,來找藤崎正男。”左登峰平静的说道,他讨厌rì语的发音节奏,但是他却忘不了曾经学过的语言。 

    两个鬼子一听左登峰报上了姓名立刻面露惊恐,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左登峰三个字已经在rì军部队传开了,rì军都知道他是一个喜欢杀鬼子的怪人。 

    片刻过后,其中一个鬼子反应了过來,向同伴喊了声‘我去报告大佐’转身向营内跑去。 

    另一个鬼子见状叫嚷着‘我也去’,随之跑了进去,有句古话叫伴君如伴虎,左登峰虽然不是皇上,却比老虎更可怕。 

    左登峰并沒有随之而进,而是在营门外安静的等待,他目前能做的只能是与藤崎正面交谈,根本不可能杀光这里的鬼子救出他的那些亲戚,济南城也不止这一处rì军部队,救出來了也走不了,走的了rì后也会被找到,根本就不能一劳永逸。 

    两个鬼子大呼小叫的跑进了营区,沒过多久自营盘中间的楼房中走出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身穿rì本校官军服挎着腰刀的正是藤崎正男,在藤崎正男的身侧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军人,此人穿的是rì军尉官服,同样配着指挥刀,二人身后跟着两名忍者,一白一黑,一男一女,尽皆蒙面,那女子根据身形來看正是三川素,那男子左登峰从未见过,但是敏锐的直觉却令他感觉到此人年纪不小,修为极其jīng深,远在三川素之上。 

    四人径直走到左登峰的面前站定,四人八目直视左登峰。 

    左登峰只有两只眼,自然不能同时回视四人,他首先看的是藤崎旁边的那个女大尉,样子虽然变了,但是眼神和气息无法改变,此人正是藤崎正男的妹妹,曾经易容林玉玲的藤崎樱子。 

    藤崎樱子的本來面目也很漂亮,但是明显的带有rì本人的样貌特征,她的颧骨很平,瓜子脸型,与中国女人相比,rì本女人的样貌相对柔和,脸盘轮廓比较清秀,令左登峰感觉到意外的是她的脖颈部位竟然丝毫不见整容的疤痕。 

    藤崎樱子毫无惧意的回视左登峰,眼神之中不带任何的感**彩,有的只是军人的刚毅,rì本鬼子都很疯狂,脑子里有的只是效忠天皇这一个念头。 

    看过藤崎樱子,左登峰将视线转移到了藤崎正男的身上,藤崎正男神情很严肃,左登峰很怀疑一个屡战屡败的人有什么资格露出严肃的神情。 

    那一男一女两个忍者左登峰只是蔑视的瞟了他们一眼。 

    对视持续了数十秒钟,左登峰沒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藤崎正男会先开口。 

    “我知道你会來。”藤崎正男笑了,一副自信的神情。 

    “我如果要杀你,他们阻止不了。”左登峰以中国话回应,藤崎正男是导致巫心语死亡的罪魁祸首,左登峰从未放弃过杀他的念头。 

    “你如果要杀我就不会从正门进來了。”藤崎说的还是rì语,二人都懂得对方的语言,都是自说自话。 

    “你应该清楚如果你惹恼了我,后果会很严重,你活不了,你妹妹活不了,你们所有人都活不了。”左登峰冷哼开口。 

    “我早已经惹恼你了。”藤崎抬手整理着手套,鬼子指挥官都有佩戴手套的习惯,藤崎正男的左手仍然带着那只纯阳护手,但是左臂却不再干枯,这一幕令左登峰微微皱眉,看來在他寻找地支的这段时间,rì本人也沒闲着。 

    “你想让我干什么。”左登峰出言问道,他的亲戚全在对方手里,他无法表现的不在乎,如果他不在乎的话也不会來了,仅此一点他已经落于下风。 

    “这里不是谈话的场所,请里面说话。”藤崎闻言面露微笑,绅士一般的伸手迎客,事实上rì本人都很讲礼貌,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我强忍着沒杀你已经很不容易了,有什么话赶快说。”左登峰挑眉开口。 

    “我想跟你合作,我们提供线索,提供装备,一起寻找那些动物。”藤崎正男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并沒有立刻回应,在此之前藤崎樱子也说过她可以提供十二地支的线索,今天藤崎正男也这么说,这些rì本人怎么会有中国十二地支的线索。 

    藤崎正男见左登峰皱眉不语,也并未催促。 

    “我如果不跟你们合作,你们会干什么。”左登峰挑眉问道,他骨子里恨不得将这些rì本人杀之后快,怎么可能会与之合作。 

    “你知道我会做什么,我会杀掉你所有的亲人,即便我不杀掉你的亲人,你也会杀我。”藤崎正男开口说道,在与左登峰交谈的时候他并沒有过分狂妄的神情,虽然抓了左登峰的亲人,但他并沒有把握左登峰会乖乖就范,他不敢激怒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目前的情况对他极为不利,除非他真能舍弃自己的那些亲人,否则必须跟rì本人合作,不然逼急了藤崎正男,他一定会下令杀掉自己的那些亲人。 

    但是左登峰根本就不想跟rì本人合作,背负汉jiān的骂名他倒不怕,但是他不能帮一个害死了自己老婆的rì本鬼子办事,这会让他气的疯掉。 

    “他们在这里很安全,我沒有伤害他们,我们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做出决定之后再來找我。”藤崎正男说完转身准备离去,他手里握有筹码,自然不着急。 

    “你找死是吧。”左登峰yīn声开口,藤崎正男的举动激怒了他。 

    左登峰说完,藤崎正男立刻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左登峰,左登峰怒目而视,逐一打量着四人,怒火中烧之下他开始评估能否在瞬间擒住藤崎正男。 

    左登峰无形之中发出的杀气令那两名忍者立刻jǐng觉,快速的做出了迎敌之势。 

    “你可以抓住我甚至杀了我,但是你的那些亲人还是要死。”藤崎正男缓步走近左登峰。 

    “我不会跟你合作的,我等着为我的亲人收尸,我也会到rì本去,杀光你家族所有的人。”左登峰yīn声开口,他这句话说的是真实想法,他确信藤崎正男能杀光他的亲人,但是他会做出同等的报复,决不能让藤崎正男牵着鼻子走,这是比谁更狠的时候。 

    这次轮到藤崎正男皱眉了,事实上藤崎正男和左登峰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类人,都是思维怪异的疯子,不同的是藤崎正男是为他的天皇疯狂,而左登峰是为了死去的爱人疯狂。 

    “我会你们的语言,去到rì本也不会寸步难行,小rì本屁大点儿的地方,我一个月之内就能找遍rì本本土。”左登峰这句话是用rì语说的。 

    “你真以为沒有你,我们就无法破阵吗。”藤崎正男高声说道,二人目前的情况就像两辆对开的汽车,倘若都不转弯,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藤崎正男岔开了话題,等于示弱了。 

    “你开出的条件对我沒有吸引力。”左登峰也岔开了话題,他无法确定证藤崎正男是不是真的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也不敢过分激怒他,双方的关系敌对而微妙。 

    “说出你的要求。”藤崎正男立刻出言追问。 

    “我有三个条件……”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章 与虎谋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