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三卷 十三太子_残袍 > 第二百一十章 盗陵之贼

第二百一十章 盗陵之贼

“你的衣服又破了,可惜沒带针线,不然帮你缝补一下。..”藤崎樱子并不知道左登峰口中的‘一定尽力’是反话。 

    “谢谢,你多大了。”左登峰随口问道,他之前交谈的是林玉玲而非藤崎樱子,所以他并不知道藤崎樱子的真实年龄。 

    藤崎樱子闻言沒有回答,在rì本,只有亲近的人才能问女人的年龄,左登峰问的态度很随意,很不正式,所以她不愿回答。 

    “十三,走,跟我出去转转。”左登峰起身背上木箱,喊过在不远处柏树上磨爪子的十三往东走去。 

    藤崎樱子并沒有跟随,这里放着食物和饮水,她必须在这里留守。 

    左登峰快速的走向南侧的坟包,此时刚刚入夜,夜sè之中藤崎正男和两位忍者驻足一旁,那十二名粗矮的rì本兵有八名在旁休息,只有四名在挥舞着铁锹飞快的铲土挖洞,他们选择的是西侧贴近地面的位置动手,向下斜挖,这十二个人可能是藤崎正男在工兵部队挑出來的,体形全部异于常人,身材很矮,双腿较短,腚大腰粗,手臂是常人的两倍粗细。 

    这些人只是普通人,并无灵气修为,铲土挖洞全凭力气,他们让左登峰见识到了什么叫工作效率,左登峰与藤崎樱子说话的那段时间他们已经向内挖出了两丈,外面这八个人的身上并无泥土,这说明这处深达两丈的地道是他们四个人挖出來的。 

    真正干活的人不会吆三喝四,也不会故意光着膀子让领导看到自己身上的汗水,这四个rì本鬼子完全沒有那种怪样儿,只是心无旁骛的挖土开洞,动作很有节奏,每一锹下去所端的土都是满的,动作非常的迅捷,配合的很是默契。 

    这四个人都沒有流汗,这让左登峰感觉到蹊跷,再有力气的人在剧烈劳动的时候也不可能沒有汗水,心念所至,左登峰凝神打量着这些人的颈部血管,发现他们的心跳并沒有加快,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恍然大悟,这十二个工兵很可能经过生化部队的改造,注shè了某种能提高自身力量的药物,怪不得藤崎不担心挖出的泥土会被外人发现,原來他是想打速战速决的闪电战。 

    “左先生,最晚黎明时分我们就能挖到墓室。”藤崎正男冲左登峰说道。 

    “前提是你们沒遇到封土金刚墙。”左登峰撇嘴冷笑,这些rì本工兵挖出的地洞很是科学,并不是圆形的,而是宽四尺,高五尺的长方形地道,这样的结构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防止顶部坍塌,也能最大限度的缩减时间。 

    “这里不会有糯米石灰墙的,周朝还沒有出现那种东西。”藤崎正男摇头说道。 

    藤崎正男所谓的糯米石灰墙说的就是金刚墙,古时候沒有水泥,便以糯米石灰掺杂以毛发麻草等物密封坟墓,凝固之后的作用和水泥差不多,不过它的韧xìng高过水泥,水泥受到外力会成块破碎,封土金刚墙不会,金刚墙是秦朝之后才出现的防盗措施,由此可见藤崎对中国的古墓和历史也有一定的研究。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转身往北走去,目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用不了多久真相就会水落石出。 

    黑暗之中左登峰踩踏着青砖走向北侧的那处坟丘,两处坟丘相隔一百多米,高矮都差不多,一条人为踩踏出來的小路直接通向了坟丘顶部,根据踩踏的痕迹和小路的宽度來看这里并不是经常有人來。 

    來到坟顶,左登峰环视左右,从这里往西南方向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咸阳城中的灯火,凝神感知,发现周围并沒有行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有的只是昆虫擦翅的鸣叫和柏树林中栖息飞鸟的嘀咕。 

    虽然这里可以看到灯火,可以听到虫鸣鸟叫,但是左登峰始终感觉这里充满了死气,确切的说也不是死气,因为周围并沒有恶xìng气息,但是他就是不喜欢这里,來到这里之后他就想离开,在此之前不管去什么地方他都从未有过这种心慌的感觉,但是來到这里之后这种感觉异常强烈,他修炼有yīn阳生死诀,度过天劫进入至尊之境以后可以凭借直觉发现潜在的危险,这种想要离开的感觉就是由yīn阳生死诀发出的,这是一种被yīn阳生死诀放大了的人类趋吉避凶的本能,本能提醒他尽快离开这里。 

    左登峰相信直觉,但是他有寻根究底的习惯,他不明白自己的本能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提醒他离开这里,藤崎等人不可能冲他下手,因为他有利用价值,也不可能是地下暗藏的危险,因为地下即便有危险也不可能传到地面上。 

    沉吟良久之后,左登峰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站在坟头上,他叫左登峰,而今登上了死人的山峰,这的确不吉利。 

    想及此处,左登峰快速的离开了坟顶,但是离开之后那种心慌的感觉并沒有消失,本能还是提醒他尽快离开。 

    虽然不知道问題出在哪里,但是左登峰还是提醒自己多加小心,进入陵墓之后尽快将藤崎正男等人置于死地,尽可能早的离开这个不祥之地。 

    离开坟丘之后左登峰并沒有回到藤崎正男的挖掘场地,而是在陵区之中缓步而行,他在寻找五行所属之物,以备布阵之用。 

    先前自孙奉先那里借來的黄金大部分给了那老神婆,剩下那些作为烧人房子的补偿给了那些城中的居民,而今还有一根金条,黄金为金中王者,布阵效果最佳。 

    手腕粗细半尺柏树树干,去分枝留老皮,柏树常青,为松种,木气充足,布阵可用。 

    身后木箱里背有白酒和清水,虽然白酒与清水五行都是属水,但是白酒兼具土xìng和木xìng,不适宜布阵使用,况且这一次布阵对付的是藤崎正男和那两个忍者,不能凑合,只能用清水,而且还不能用铝物存放,最合适的是瓷器和陶器,目前沒有,下去以后再行寻找。 

    火xìng事物最好的是火山喷发而出的岩浆凝固的火山石,此处自然无处可寻,火把也不耐久燃,于是左登峰想到了木箱里的火烧,这些食物是用火烘烤而成的,内蕴火xìng,火烧吃多了会感觉烧心就是因为其中蕴藏的火xìng作祟,在它们腐烂之前完全可以代替五行之火。 

    土最容易寻找,却最难以利用,斟酌再三,左登峰举目寻找,在陵区东北区域发现了一条小河,缓步走到河边包回了几捧白沙,他之所以选择沙子是因为沙子在五行之中属于贱土,不载福缘,大泄地气,坟墓不管是防盗还是建筑都绝对不会出现沙子,流沙封墓困死盗贼之说乃无知之人信口捏造,不入yīn阳术士法眼,左登峰以沙子区分墓中砖石应对五行之土,齐五行,起阵法,隔yīn阳,成绝地。 

    目前所差的就是一只瓷器或陶器,然后就是根据下面的情况灵活布阵,五行阵法在地下最为适用,因为地下无rì无风,布阵之物不容易被移动,倘若在地面上,他就会采用八阵图的方法布阵,八阵图所成的阵法走的是yīn阳路子,是他模仿來的,五行阵法是他自创,两者相较他更喜欢使用五行阵法。 

    斟酌思考加上准备东西,前后用了三个多小时,与此同时左登峰也对这处陵墓周围的地势和附属建筑进行了观察,发现东南区域有着几座木制建筑,里面并无灯光,根据两丈的高度和六角建筑风格來看应该是存放祭祀之物的地方,除此之外整个陵区并沒有太大的建筑,祭道左右的石兽和石牌不算其内,除了这两座土堆,所有的建筑都是后期添置的,并沒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两座土堆里埋的是两位周王。 

    半夜十二点,左登峰带着十三回到了营地。 

    “我哥哥请你过去主持工作。”藤崎樱子并沒有躺卧在马车上休息,而是坐在旁边守着装备和食物,半夜寒冷,她披了一条毯子,由于担心外人发现,她并沒有生火。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南侧的陵墓。 

    “拜托你了。”藤崎樱子的声音从后面传來。 

    左登峰闻言沒有点头也沒有回头。 

    來到挖掘的区域,挖掘工作还在继续,由于通道已经挖的很长,十二个工兵分成了两组,一组休息,另外一组一字排开将里面挖出的泥土转移到通道外面,这些工兵可能受到了藤崎正男的指示,将挖出的泥土分散在周围,这样做的目的是掩人耳目,不容易被人发现,倘若堆出个高高的土堆,路人自很远的地方就能发现。 

    “左先生,我们沒有发现糯米墙。”藤崎正男冲左登峰说道,此时那两个忍者正在不远处闭目打坐,只有藤崎正男自己站在这里督工。 

    “沒有金刚墙封土就表明这里有可能是周朝的陵墓,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墓室可能是塌陷的。”左登峰点头说道。 

    “你为什么这样说。”藤崎正男面露疑惑。 

    “由糯米石灰混合而成的金刚墙有两个作用,一是防盗,二是支撑坟墓上方的坟丘,如果沒有坚固的金刚墙作为墓室的顶部,上面堆积的大量泥土就可能将墓室压塌。”左登峰出言说道。 

    “原來如此,多谢左先生指教。”藤崎正男抓住机会拉近二人的关系。 

    左登峰闻言挑眉看了他一眼,转而带着十三走到一旁坐了下來,沒有坟包的坟墓一般会挖的很深,有坟包的坟墓就沒必要挖的太深,因为坟包本身就起到了保护作用。 

    按照目前的速度,天亮时分这处陵墓就有可能被挖开……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一十章 盗陵之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