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隐望月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隐望月

二人刚刚走出溶洞就有十余枚汪蓝的十字飞镖从东侧草丛中shè了过來,忍者是以毅力和隐忍著称的,埋伏和隐蔽是他们的强项。 

    由于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左登峰沒有任何的慌乱,抬手发出无形灵气将那些飞镖反撩了回去,与此同时闪身冲向草丛。 

    那名忍者刚刚使用武士刀将反震而回的飞镖击飞左登峰就冲到了他的面前,右手凝气击出,直接将那白衣忍者给砸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左侧传來了凄厉的惨叫声,左登峰闻声急忙转身,发现一名浑身着火的白衣忍者正在左侧林中打滚嚎叫,而铁鞋正呆立在旁,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佩戴有纯阳护手的左手。 

    “上出劳宫就是纯阳真气,下出劳宫就是普通灵气。”左登峰出言指导,铁鞋明显沒有掌握使用纯阳护手的诀窍。 

    “阿弥陀佛,來世不要再作恶了。”铁鞋扭头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而闪身上前将那哀嚎不已的忍者毙于掌下。 

    铁鞋的举动令左登峰暗自点头,铁鞋并不是那种迂腐的愚善僧人,他在十几年前他就因为大开杀戒而被罚面壁,与其他高僧相比略失仁和,不过左登峰要的就是这种帮手。 

    “真是合用。”铁鞋欢喜的打量着纯阳护手,随后环视左右寻找对手。 

    “走吧。”左登峰提气轻身望东掠行。 

    “怎的只有两个。”铁鞋随后跟了上來。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跟上來。”左登峰在掠行的时候微微摇摆假装有伤在身,猿飞千代肯定隐藏在这座山中的某个地方,之所以沒有立刻现身极有可能是担心出现的太早把二人吓回溶洞。 

    不出左登峰所料,二人离开溶洞之后猿飞千代果然带着另外两个黑衣忍者出现在了二人的身后。 

    “她们來了。”铁鞋听到破风声,回头看了一眼。 

    “不要转身,继续往前,将她们引到空旷的地方断了她们的退路再动手。”左登峰森然开口,此时局势已经逆转,他担心猿飞千代落于下风之后会躲进溶洞。 

    铁鞋闻言连连点头,跟随左登峰往东北方向疾掠,沒过多久二人就发现了先前争斗的那处树林,树林北侧是条小路,小路再北是一片麦田,麦子接近成熟却并未收割,恰好为十三和老大提供了藏身之处,此外这附近沒有供人藏身的遮蔽物,正是动手的好地方。 

    左登峰來到这里之后落了下來,抖肩卸下木箱,转身做好了迎敌准备,但是转身过后他立刻皱紧了眉头,猿飞千代此时已经在无形之中变化了容貌和衣着,与另外两个黑衣忍者完全相同,很难分清哪一个女忍者才是猿飞千代。 

    “哪个是那个厉害的。”铁鞋先前并未亲眼见过猿飞千代变身,见状极为愕然。 

    “动手就知道了。”左登峰快速跃起迎向对方。 

    双方此时间隔百步,左登峰跃起之后黑衣忍者立刻发出飞镖阻击,飞镖发出之后反手拔出了背后的武士刀,三人的动作很是划一,根据身形很难判断哪一个才是猿飞千代。 

    这一次左登峰沒有再使用灵气将飞镖扫回,而是拔高五尺躲过了飞镖,随即运转灵气攻向三人中间的那名黑衣忍者。 

    女忍者和男忍者的出刀习惯不同,男忍者擅长自上而下斜劈,女忍者擅长自下而上反撩,此时这三个女忍者无一例外的双手握刀于右腿外侧凝势,只待左登峰掠近就要挥刀进攻。 

    左登峰直视着中间那名黑衣忍者的眼睛并快速掠近,但是到了出掌的时候他向右横移了三尺,他的真正目标是右侧那个黑衣忍者,此人先前扔出飞镖的时候缺少了十字回旋镖的锐气,这表明她隐藏了实力,还有就是她手中的武士刀刀刃是内扣的,这是为了方便她向身体右侧出刀。 

    这一次左登峰是用了全力的,玄yīn真气全力发出,猿飞千代先前的偷袭令他吃尽了苦头,必须报仇出气,此外他的伤势并未痊愈,也经不起久耗,最好是速战速决。 

    那黑衣忍者沒想到左登峰会在最后关头改变攻击目标,仓促之间现出了本來面目,双掌齐出,硬接了左登峰一记玄yīn真气。 

    闷响过后,猿飞千代倒跌而出,另外两名黑衣忍者见状立刻挥刀阻止左登峰趁势追击,此时左登峰的招式已经用老,先前所提的那口灵气也已耗尽,无奈之下只好快速落地再度借力。 

    与此同时铁鞋已经跟了上來拦住了那两个黑衣忍者,左登峰落地之后立刻抬头观察猿飞千代的情况,但是抬头过后却发现猿飞千代已经失去了踪影。 

    左登峰见状并沒有趁机去帮铁鞋,而是侧耳细听周围的动静,猿飞千代先前肯定被玄yīn真气击伤了,无奈之下才使用了隐身法术,隐身法术虽然神奇,但是对于紫气巅峰的修道中人來说只要细听还是可以发现端倪的。 

    细听之下左登峰听到了破风声,但是破风声并不是在附近付出的,而是在东南和正北的远处。 

    左登峰有感,抬头环视,一看之下愕然皱眉,东南和正北两处各有一名忍者快速向此处掠來,这两个忍者不是猿飞千代的部下,因为他们二人俱未蒙面,东南方向是一个中年女子,正北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此时铁鞋已经将最后两名黑衣忍者放倒,他还是掌握不住纯阳真气的火候,在放倒对方的同时将麦田引燃了,大火快速向南蔓延,铁鞋急忙将二人的木箱移了过來。 

    “又來两个。”铁鞋也发现了对方援兵已至。 

    “小心点儿,她就在附近。”左登峰点头说道,此时麦秆燃烧发出的噼啪之声令他很难听到猿飞千代的异动。 

    “你沒看到吗,來人了。”铁鞋抬高了声调。 

    “來人怕什么,杀了就是了。”左登峰摆手示意铁鞋不要叫嚷。 

    “咦。”就在左登峰歪头侧耳之际,铁鞋发出了惊呼,左登峰闻声转头而望,发现不远处站着两个铁鞋。

    “大师,用纯阳真气。”左登峰急忙出言高喊,这两个铁鞋肯定有一个是猿飞千代幻化的,不过猿飞千代即便能够幻化出纯阳护手也发不出纯阳真气。 

    二人闻言立刻快速出掌攻向对方,双掌相接之后各退三步。 

    “大师,说话。”左登峰快速掠到二人身前出言喊道。 

    “说啥。”铁鞋愕然转头。 

    左登峰一听立刻攻向猿飞千代,猿飞千代五行遁法习练的极为jīng妙,快速捏诀失去了踪影。 

    左登峰借此时机转身看向自远处掠近的另外两个rì本忍者,发现他们离此处已经不足三里。 

    “嘭。”就在左登峰皱眉环视左右的时候铁鞋快速横移五尺冲着看似无物的地方出掌,一掌过后猿飞千代的身形一闪而逝。 

    左登峰见状冲铁鞋点了点头,铁鞋有着高手的直觉,可以敏锐察觉出周围的异动,有了纯阳护手他并不惧怕猿飞千代。 

    此时那两名忍者已经掠到近前,在被大火烧光的麦田落了下來,遥隔十丈看着左登峰和铁鞋二人,片刻过后浑身寒霜的猿飞千代在己方阵营现身,以友人礼数冲二人见礼。 

    左登峰懂rì语,听到了猿飞千代的话,她称呼那个五十岁的瘦高男子为雾隐,那腚大腰粗的中年女子为望月,后缀为“桑”。 

    单纯通过猿飞千代对二人的称呼左登峰就能确定这二人正是与猿飞家族并称为rì本三大忍者家族的雾隐家族和望月家族的头领,除此之外左登峰还发现三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非常密切,因为rì本人称呼对方姓氏是比较见外的称呼,如果熟悉了就会称呼名字。 

    那个被称为雾隐的男子穿的是一席青sè长袍,与国人的袍子相似,只不过是短摆斜襟,在左胸处有着三条金sè横杠,中间那条一分为二,在此之前左登峰也注意到猿飞千代的左胸有三条金sè横杠,不过那时候他沒有多想,此刻才明白这是他们忍者家族的标志,雾隐家族的标志是八卦中的“离”,也就是火,猿飞家族是“乾”也就是天,而那个很是肥胖面大如盆的中年女子左胸的三条金sè横杠都是一分为二的,这种图案是“坤”,代表的是地。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在左登峰打量对方衣着样貌的时候,铁鞋连念阿弥陀佛,左登峰闻言以眼角余光斜望,发现老大正灰头土脸的自南方向此处跑來,身上的灰毛被麦田的大火烧去不少,有其主必有其仆,这只耗子也缺心眼,十三此刻并未现身,由此可见它隐藏在逆风的北侧。 

    “你就不会打个洞钻进去。”铁鞋心疼的连连咂舌,他只知道老鼠会打洞,却忽视了老大是只水耗子,爪上带蹼。 

    此时猿飞千代正在与雾隐和望月说明情况,雾隐神情yīn冷而严肃,在听猿飞千代说话的时候不时点头表示礼貌,而那名字美丽人难看的望月却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一直左右打量着左登峰。 

    铁鞋安抚了老大几句就谴走了它,转而站到左登峰身侧等着动手。 

    “动手之后那个胖女人交给你对付。”左登峰冲铁鞋低声开口。 

    “阿弥陀佛,老衲还是斗那男的吧。”铁鞋看了望月一眼连连摇头。 

    “我怕那个胖子。”左登峰摇头说道,他的确怕那个望月,但是不是因为打不过对方,而是那个老东西一直在冲他抛媚眼……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五章 雾隐望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