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三百章 请神现身

第三百章 请神现身

左登峰此言一出,玉拂和那旱魃幻化的女子双双露出愕然神情,玉拂惊讶的程度要高于旱魃,因为她知道左登峰的恐吓不像她那么单纯,旱魃若不将钟馗召请出來,左登峰真的会杀了它。 

    女子愕然过后并沒有答话,只是侧目注视着左登峰,此人虽然是僵尸成jīng,智慧却不浅薄,知道沉默有时候是最好的防守。 

    左登峰见它沒有反应,不禁怒气升腾,眼中杀机顿现。 

    “我们也不过分为难你,只想请圣君现身一见,我们在外等候。”玉拂见左登峰萌生杀意,便出言缓和双方气氛。 

    “不呼yīn阳二气却能发声,僵尸xìngyīn却能见rì,钟馗对你还真是不错。”左登峰冷哼过后转身走向院门,玉拂随之而出。 

    “你真要杀它。”玉拂伸手拉上了院门,透过门缝,可见那旱魃幻化的女子转身进了正殿。 

    “钟馗若不现身,我就杀了它。”左登峰深深呼吸试图调整自己过分波动的心情,原來仙人也可徇私舞弊,原來世间真无公平。 

    “你为什么要请出钟馗,它是得道已久的仙人,咱们不是他的对手。”玉拂皱眉摇头,自从确定这个旱魃与钟馗有所关联之后玉拂的态度有了一定的转变,她在为左登峰担心,因为她知道钟馗有多厉害,以二人的修为与之无敌,无疑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我要让他帮我查清巫心语魂魄的下落。”左登峰正sè开口,巫心语魂魄到底去了哪里一直是左登峰的一块心病,先前请那个走yīn差的妇女进入yīn曹查找,发现巫心语的魂魄并不在yīn曹地府。 

    “好言相求或许还有三分希望,胁迫威逼可能会招致消魂灭口。”玉拂压低了声调,左登峰的话并沒有令她心生妒意,聪明的女人不会跟死人吃醋。 

    “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我不能错过,无论如何也要弄清她魂魄的去处。”左登峰毅然摇头,凡人极少有与仙人接触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可能永远不会再有,所以无论冒多大的风险他都要一试。 

    “相传钟馗嫉恶如仇,凶厉暴躁,要挟他不是明智之举。”玉拂摇头说道。 

    “你带十三先回旅店,此事若能善了,我会回去找你,倘若天亮之前我沒有回去,烦劳你将十三送至山东境内,由它自行决定去处。”左登峰转头看了玉拂一眼,此次无论如何也要查清巫心语的魂魄到底去了哪里,这对他太重要了,值得他行险一搏。 

    “如果他不受要挟,你准备如何应对。”玉拂横了左登峰一眼。 

    “拼死杀掉这只旱魃。”左登峰沉吟片刻yīn声开口。 

    “这是两败俱伤的下策,况且他一定会阻止你的。”玉拂摇头说道。 

    “你带十三先回去,我见机行事。”左登峰闭目长叹,巫心语已经离去了三年多,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四处奔波想要救她还阳,只有让自己为之忙碌才能暂时止住对巫心语的思念,钟馗是在位的神仙,他的能力不是一个区区走yīn差的下九流能够望背的,倘若他肯帮忙,一定能知道巫心语的下落,再奢望一点,甚至有可能与巫心语的魂魄进行直接交流,这些都令得左登峰心cháo澎湃,不能自制。 

    “见机行事不是你的风格。”玉拂摇头说道,所谓的见机行事就是沒有计划。 

    “前段时间我研习过截教紫阳观的法术,从中揣摩出了一种极速散功的自爆方法,以我目前的修为,若是散功自爆,能将方圆百里夷为平地。”左登峰微笑开口,紫气巅峰是凡人修行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距离地仙只有一步之遥,倘若散功自爆会产生巨大的气浪,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死的人少了无法引起天庭重视,死的人多了钟馗也捂不住。 

    “值得冒这么大的险吗。”玉拂皱眉问道,左登峰所说的方法极为凶险,但是也确实行之有效。 

    “我们先前所走的是一条弯路,目前面临的是一条捷径。”左登峰正sè开口。 

    “只能这么办了,你身上还带有金票吗。”玉拂出言问道。 

    “你想做什么。”左登峰自怀里掏出一张千两金票递给了玉拂。 

    “方圆百里之内的人数越多,咱们的筹码越重,钟馗越不敢妄动,我会将金票换成大洋,分撒各处,引來大量的世人。”玉拂开口解释。 

    “好主意,找明净大师帮忙,尽量挑选山林草地分撒,事情做完你和明净大师都回去。”左登峰点头同意,千两黄金就是三万枚大洋,一枚大洋重约五钱,三万枚就一千五百多斤,玉拂携带不便,让明净大师帮忙是最合适的,一來让明净大师有事可做,二來可以解释二人这几天为什么不着家,三來可以让明净大师对二人印象改观一下,免得感觉跟着二人不是挖坟就是杀人。 

    “好,你千万小心。”玉拂拉住了左登峰的右手。 

    左登峰点了点头,微微用力握了一握,转而松开了手。 

    玉拂随即望东而去,左登峰忽然想起玉拂沒有带走十三,本想出言提醒,想了想还是沒有开口,因为他猜到了玉拂的用意,玉拂并不是忘了十三的存在,而是故意留下十三,为的是让他有所牵挂,不会轻率激进的做出玉石俱焚之举。 

    玉拂走后左登峰推门走进了小庙,來到正殿门口斜坐在了门坎上,此时那旱魃幻化的女子正在正殿东侧的百草蒲团上闭目静坐。 

    正殿里很是空旷,除了那尊钟馗神像之外只有一张贡桌,桌上摆放着香炉和两只瓷碗,瓷碗里放着几枚山杏,另外一只瓷碗里放着几枚泛青的枣子。 

    这几枚枣子令左登峰想起了与巫心语初见时的情景,那时候他给了巫心语两个馒头,次rì清晨巫心语回赠了他几枚枣子,伊人已经逝去数载,当年的一幕却历历在心,无比清晰。 

    片刻过后左登峰换了个方向,面对正南,他不愿外人看到自己伤心的神情。 

    女子沒有说话,左登峰也沒有开口,庙内很是安静,时间缓缓流逝,午时很快到來。 

    此时虽然已近初秋,但是中午时分温度还是很高的,左登峰只能自玄yīn护手中抽取寒气保持体温,那旱魃幻化的女子虽然已经成jīng,本质却是yīn物,外面的阳光以及高温令得她面sè泛白,左登峰犹豫片刻,悄然出手,发出玄yīn真气降低了正殿的温度。 

    女子有感,睁眼看向左登峰,不过她仍然沒有开口,左登峰佯装无觉,微眯双目假寐休息,他之所以发出玄yīn真气只是出于男人照顾女人的本能,并不是为了向对方道歉示好。 

    午时,未时,申时,酉时,太阳落山,天sè开始黯淡。 

    “你们前來所为何事。”漫长的沉默过后,那旱魃幻化的女子终于率先开口。 

    “本來想要前來降你,现在只想见圣君一面,有事求他。”左登峰沉吟片刻出言回答,一天之内他一直想问旱魃与钟馗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他最终忍住了,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他巡查各地,并不常來此处。”女子平静的说道,左登峰一天都沒说话,这表明他心思专一意志坚定,这样的人是很可怕的。 

    “仙人神通四方,只要你焚香告请,他一定现身。”左登峰转头看了看贡桌上的香炉,香炉里放的是沙子,沒有香灰,但是香炉外面却放着几根贡香,这一情形表明这几根贡香另有他用。 

    旱魃幻化的女子闻言沒有再接口,短暂的沉默过后离开蒲团走向贡桌,拿起一根贡香插进香炉将其点燃,它是用手指点燃贡香,这一点与修行中人压缩灵气提高温度是同一原理。 

    女子点燃贡香之后走回蒲团坐了下去,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左登峰,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可能真的未曾杀生害命,自始至终沒有动手的意思,实际上它并非沒有一战之力。 

    自这一刻起左登峰的心就提了起來,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点燃贡香并沒有出声留言,这表明它与钟馗关系极度密切,密切到连话都不用说,这也表明只要点燃贡香,对方就一定会有感前來。 

    左登峰注视着那根贡香,心情越发紧张,他先前对旱魃的态度并不友好,钟馗若至,定然会勃然大怒,这是人之常情,倘若有人对巫心语无礼,他也会暴怒。 

    天sè越发黯淡,西南方向现出了火光,这些火光是移动而分散的,这表明玉拂和铁鞋已经引诱了大量的居民到附近寻找大洋,这一手段算不上光明,却也不能说下作,决定这些人生死的不是玉拂和铁鞋,也不是他左登峰,而是鬼王钟馗。 

    香炉内青烟缥缈,周围寂静无声,过度的安静会给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当贡香燃去三成之际左登峰已经鼻翼冒汗,就在此时,门外毫无征兆的传來了敲门声。 

    左登峰此刻就坐在正殿门口,正对着小庙的大门,敲门声响起之后,他立刻抬头看向大门,庙门上有着很大的缝隙,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门外什么也沒有。 

    “他來了。”女子直身站起,离开大殿向大门走去……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章 请神现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