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十章 不堪回首

第十章 不堪回首

“对呀,不过以前他可不瘸啊,那天我俩碰一起,他跟我说看到东山上那颗大歪脖子树上有个大雀窝,肯定有鸟蛋,要我跟他去掏,我说我爹说东山是乱葬岗子不让我去,他说没事,掏完咱就走,到时候多给你俩鸟蛋还不行吗。”

    “哎,”老头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啊,小伙子,现在不管怎么样,白面馍馍是管吃的,家里养的鸡下了鸡蛋,咱也没少吃。以前可不一样啊,那会谁家养活一个俩的母鸡要是下个蛋,那都是舍不得吃的,得留着去集上换盐换米啥的,谁舍得给孩子吃啊,再说了,那会的鸡啊,谁还有东西喂啊,都是放了让它自己刨点野食,下那蛋啊,有一半是空的,现在想想那会的鸡也真遭罪啊...”

    这个老头不是鸡就是羊的,这要说到什么时候啊,不过这回我没好意思打断他。耐着性子听他唠叨

    “后来也怪自己馋嘴,就赶着羊跟他去了,那会儿,东山上是个乱葬岗子,谁家死了人了,席子一裹就扔那去了,那地儿有不少狗子专门等着吃死人肉,吃的眼珠子都是红的。

    哎,也别说那些狗,怪可怜的。那时候的人都吃不饱,谁还有东西喂狗吃,把个狗饿的皮包骨头,走路都打晃。有的饿的不行了,躺墙根上,来个人它不能跟着跑了,还冲人摇尾巴,可是摇尾巴有啥用啊,谁有东西给它们吃啊。”老头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回我听的也心酸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又递了一根烟过去。

    老太太笑着说我俩“你快说吧,少抽点烟,看你爷俩抽的一屋子烟。” 老头抽了两口烟“那会还没到那歪脖子树呢,就遇到好几只狗子,眼珠子都是红的,一看就是吃了死人肉的,冲着我俩就来了。死柱子一看不好,蹭蹭的就上了树,把我给撇下了,我可不能上树,我还赶着羊呢,这羊要是让狗吃了,回去我爹非得剥了我的皮不可!不过这么一些疯狗,我可是打心眼里打怵啊,吓的腿都哆嗦了”

    老人的眼神有点朦胧了“忽然,我看到跑在最前头的狗子眼熟,很像是村西老毕家的“来福”,老毕开春时病死了,就没人管它了。我就喊它“来福”。它停下了,歪着头看着我,它还记得我哩”。

    “可是后面的几只狗可不管,上来就要咬我的羊,我拿棍子就打,它们冲着我就来了。忽然来福汪汪叫了两声,调头就冲那几只狗去了,跟那几只狗咬在了一块儿。我知道它是在护着我呢。我当时吓傻了,眼睁睁的看着那几只狗咬来福,后来来福肠子都被拖出来了,还护着我不肯跑。直到最后站都站不住了还死咬着一只狗的脖子不松口,那血啊,流了一地呀”

    “大爷,它为什么要护着你呢”我忍不住问道。

    “哎,我想可能是它还记着那半碗羊***”。

    “什么羊***?”我追问。

    老头用长指甲掐灭烟头。“那年春天我放羊时遇到来福躺在井边的草堆下面,起都起不来了,饿的呀,我偷着挤了半碗羊***给它喝,它就记住了。半碗羊***它到现在还记着。真是条好狗啊。关键时候救了我的命。这狗啊有时候比人有情义啊,你对它好,它永远都忘不了。”

    “那后来呢,来福怎么样了?”到现在我已经不再单纯的关心那条“龙”了。开始关心起来福这条义犬的命运来了。

    “还能怎么样,死了呗,那几条狗把来福咬死了,龇牙咧嘴的就冲着我来了,后来忽然全都哼唧着夹着尾巴跑了,我正纳闷呢,只感觉身边“呼”的一阵风,一个黑影冲着我的羊就去了,我定神一看,就看见龙了,嘴里还叼着我的一只羊。柱子吓的“哇”的一声就从树上摔了下来。我那些羊都吓呆了,都跪那一动不动了。”

    “龙长什么样?”我问道。

    “跟长虫差不多吧。不过要大,真大啊,当时是盘着的,多长不知道,能有这么粗”老头用手比画着,“粗细比水桶还粗,绿了叭叽的,浑身冒亮光,也不知道活多大岁数了,头上还长着红红的大冠子。”

    “有爪子没?”我追问细节

    “没看见有爪子,当时是盘着的,反正上半截没有。”老头自己动手开始卷烟,我掏出烟盒,一看空了,捏扁扔了。

    “后来怎么样了,它咬没咬你?”

    “没有,我就这么直楞楞的看着它,它咬着羊没看我,那俩眼珠子是白色的,跟石头蛋子差不多的颜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呼””的一下就走了,你就看远处那树啥的噼里啪啦的就往两边分哪。那劲可不是一般的大。

    “再后来呢?”我感觉意犹未尽

    “再后来我回过神来,过去扶柱子,他腿摔断了,还尿了一裤子,我也尿了。我扶着他,打着那些羊就回村了,我俩说遇到龙了,大人都不信,我爹叫上庄子里的几个大人要一起上山找羊,我不让他们去,他们还以为我俩撒谎非要去,我没办法就叫他们要是看见来福时把它埋了,我爹给了我一巴掌,说回来后把我埋了。”我和老太太都笑了。 “再后来呢?”我还不过瘾。

    “后来就没什么了,我爹他们天黑了才回来,也没找着羊,不过找着了来福把它埋了,回来后也没打我,只是阴沉着脸让我以后千万别再去东山。”

    “你爹那脸啥时候不阴沉啊?”老太太从旁边蹦出一句。估计年轻时这公爹媳妇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你爹死的时候他不阴沉。”老头也不是善茬。

    我眼看情况不好就没话找话的问了句:“还有啥?”

    老头想了半天“没啥了,就是从那开始落下个病根,老尿炕,直到她过门才慢慢好了。吓的啊,都是吓的。”

    “那以后你们还有人再见过它吗?”我还想了解的更详细一点。

    “没有,再没听说过有人见着它,后来日本鬼子就来了,就把山封了。**把鬼子打跑了,再后来就是你们**把**打跑了。”

    我没好意思纠正他“**”的叫法,随便他怎么叫吧,反正我知道是国民党就行了。

    这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老太太开腔了“没见过?没见过,胡三网怎么疯的?”

    “胡三网是谁?”我问道。

    老头给我卷了一只旱烟,掐掉嘴,递给我,我点着抽一口,呛的要死,劲真大。

    “胡三网是我庄上一个打鱼的,跟我是本家。” 哦,我到现在才知道老头姓胡。

    老头接着又给自己卷了一只,点着后才开始接着说:“胡三网本名叫胡坤山,他打鱼可厉害,每天撒三次网一定能抓到鱼,时间长了,都没人叫他名字了,都叫他胡三网。

    六几年天灾,人都挨饿。三网见不得别人挨饿,再说了自己还有六个孩子得养活,就天天下河撒网,捕到鱼后自己留下一些,大部分都分给了庄上的人了,开始那几年还行,后来实在是捕不着什么了,就想起东山那儿有个小湖,说这么多年了没人去,肯定有不少鱼。于是就跳墙进了你们部队,那会儿还没扯电呢。”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看的出来我们部队把山圈起来,地方群众还是有些意见的。

    “他白天不敢去,怕被抓住了枪毙,就晚上去了”

    我苦笑摇头,跳墙进来抓个鱼还枪毙,那比偷颗白菜用炮轰还夸张了。

    “结果半夜时分,他鬼哭狼嚎的叫唤着回庄了,我们出来一看,他光着身子,衣服不知道脱哪儿去了,手里还抓着半截子撒网。跪在村口面向东山那块不停的磕头,说是自己抓鱼太多造孽了,龙王要爷惩罚他,以后再也不敢了什么的。我们把他送回家,第二天就疯了,一听见别人说鱼或者龙,他就犯病。他虽然疯了,大家还念他的好,东一口西一碗的,再说那会日子已经比前几年好过了。所以也没饿死他家里人。

    我刚想接口,忽然听见一阵熟悉的号声。

    “小伙子,你们部队吹睡觉号了”老头这么大岁数了,耳朵倒挺灵。

    我再一听,真的是熄灯号,赶忙跟老人道别,再次拜托他们照顾好我的犬,匆忙的就跑了回去。

    我躺在床上,把自己晚上跟两位老人的话捋了一下,发现有三点比较大的收获。

    一,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前几天在东山那个墓穴里遇到的是“龙”,就算不是龙也应该是活了有些年头的蛇形动物,但是不是蟒蛇,一来北方气候不适合蟒蛇生存,二蟒蛇是不会有冠子的!还有就是它没有故意伤人的记录。

    二,好心有好报,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动物!

    三,结婚能治尿炕!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十章 不堪回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