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三百零七章 魂归阴曹

第三百零七章 魂归阴曹

以往每次施展风行凌空术自己的内心都会涌出一种俯天地傲乾坤的豪情而我此刻心里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有的只是无限的悲凉王『艳』佩是个倔强的『女』人她打定的主意我改变不了我的暴跳如雷软语相求全都不管用。

    夏日凌晨的山野是有着浓重雾气的我如今的风行凌空术全力一跃可离地百丈冲出了层层雾气之后定住身形低头看着怀中的伊人魂魄现她此刻正睁着那双漂亮的丹凤左右张望迫切的想要再多看一眼这个已经不再属于她的世界。

    “跟我回去吧。”我再一次的恳求道。她眼神之中流『露』出的不舍表明她仍然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

    “我们下去吧。”王『艳』佩收回视线轻叹出声。

    “再看一会儿。”我试图以这『迷』人的山林晨『色』让她改变主意。

    “送我回那个庙吧我自己下不去。”王『艳』佩分不清寺和庙的差别一律称庙。其实寺才是和尚尼姑居住的地方是个舶来词。而庙则是祭奠祖宗和圣人的地方是本土词汇。而我现在自然不会去纠正她说法的错误也明白她所谓的庙指的就是幽冥禅院。

    “你知不知道我死了以后可以不用来『阴』曹地府?”我并没有听从她的话依然运转气息悬停在半空。

    “我知道。你已经是神仙了自然会去神仙该去的地方。”王『艳』佩点头说道。

    “我不是神仙我也会死。”王『艳』佩的话令我大为伤怀“我如果真的是神仙的话就可以令你起死回生可惜我不是。”

    “你已经可以腾云驾雾了飞的也越来越高迟早有一天你会成神仙的。”王『艳』佩『露』出了难得的可爱神情。

    “我永远也成不了了。”我摇头叹气俯视大地我只是一介凡人我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厉害我也有我的无奈。我所施展的法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说白了都是拿命换来的。

    “为什么成不了?”王『艳』佩双手绕了我的脖颈抬头望姿势依如生前。

    “因为你拔了我的气『门』芯。”看着她那魂气凝聚而成的双『唇』我的内心涌出了想要亲『吻』她的冲动但是我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我乃修道之身阳气很重口鼻二处阳气更甚而她是『阴』魂与阳气接触有害无益。  这一点乃道家『阴』阳五行的常识至于外界谣传『女』鬼采阳补『阴』之说则纯属荒谬因为那无异于正负相抵自取其亡。

    “什么是气『门』芯?”王『艳』佩不解的问道。

    我苦笑摇头没有说话灵气运转之下重身落回地面天『色』越明亮黑夜已经到了尽头。

    “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我转头东望略显焦急。修道中人可以通过天『色』准确的判断太阳升起的时间最多五分钟之后太阳必定升起到时候光煦大地再想回头就来不及了。

    “我如果跟你回去我会一直承受着自责和痛苦。我选择放手你会一直记着我我是不是『挺』自『私』的?”王『艳』佩展颜微笑。

    “是!”我重重点头心中不无怨恨。

    “送人鲜『花』手留余香找个好『女』人照顾你吧我没有遗憾了送我回去吧。”王『艳』佩抬手北指。

    我见她主意已定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而抱着她掠回了幽冥禅院。明惠禅师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王『艳』佩不会跟我回去依然站在昨夜出现的地方闭目深思。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明惠禅师感觉到了我的到来睁开眼睛长颂佛号。

    王『艳』佩抬头凝视着我见我不再有说话的意思轻叹着挣脱我的怀抱飘向了明惠禅师后者再颂佛号伸出右手于身侧微一指画彩气过后已经倒塌的幽冥大殿的废墟顿时出现了一面黑『色』光幕。悄然出现的黑『色』光幕竟然与我和金刚炮先前进入紫气福地时见过的光幕颇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紫气福地的那道光幕是银白『色』而眼前出现的这道光幕则是一片黑『色』。

    王『艳』佩缓缓移至光幕前再度转身回望见我始终面无表情沉『吟』不语知道我对她没有跟我回去而感到气愤哀怨而无奈的长长叹气转身飘向了那黑『色』的光幕此时太阳已经升起但光芒却尚未照及此处。

    就在她即将走进那道黑『色』光幕的瞬间我右脚猛然踏地灵气疾动纵身掠到了她的身后王『艳』佩惊觉回望。

    “你给我等着!”我在最后一刻『露』出了深情而略显残忍的笑容。王『艳』佩不跟我回来虽然出于爱我的情意但是我却并不领她的情因为我并不喜欢她自以为是的态度。因此最后这句你给我等着既没有说明我是生前再来还是死后相聚我要让她『迷』『惑』的等待着之所以让她『迷』『惑』是为了报复她的自以为是之所以让她等待是为了让她心存希望因为有希望就不会太过痛苦有希望就不会万念俱灰。

    我的话王『艳』佩肯定是听到了不然的话她不会流『露』出惊愕的神情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开口了急照至的太阳迫使明惠禅师快的将其封进了黑『色』光幕并撤回彩气关闭了通道。

    “阿弥陀佛人已窥地仙之境何故执念至斯?”明惠禅师双手合十再念佛号。他离我们如此之近自然也听到了我冲王『艳』佩说的那句话也明白我那句话里蕴涵的意思那就是我不会放手我还会再来。

    “大师佛法高深将贫道驱如兵卒佩服佩服。”王『艳』佩的一意孤行令我心头充满了愤怒明惠禅师早就料到王『艳』佩不会跟我回来还将我耍的团团转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

    “万般皆是缘法因果早有定律人虽然真阳有损但生『性』仁慈悟『性』高绝若清心寡『欲』参悟大道来日或许......”

    “大师所言非也贫道并不仁慈贫道来日必定再登山『门』拜访大德还望大师早日将这寺院修牢建稳。”我拂袖转身抬『腿』就走。我懒得听这老东西罗嗦若不是自恃不是其对手就凭他拿我当枪使这一点就足以令我像金刚炮痛殴竹户加措那样骑着脖子猛抡拳。但是现在我只能忍下这口气自己修行还有所欠缺目前还骑不住他。

    转身离开幽冥禅院信步下山一路心『潮』澎湃杂念繁生加数日没有休息进食只靠自身灵气和那麝香硬撑时至此刻已经感觉举步无力神情恍惚。由于天『色』已经大亮山下已有行人因此自己也不能施展那风行法术只得一步一步走了下来。浩浩『荡』『荡』的前来凄凄惨惨的离去这一趟九华山之行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心情苦闷之下一路嘟嘟囔囔的将明惠禅师骂了个狗血喷头。

    好不容易来得山下已经临近晌午找了一处干净的饭店吃了点东西等到叫来服务员算帐一『摸』口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又***忘带钱了。

    “最好的茶给我一壶。”挥手遣走服务员自己通过总部联络到了金刚炮一问才知道这家伙已经跑出去了六百多里。

    “回来送钱。”简单的一句话我便结束了通话金刚炮虽然白天没有紫气但是通过气息找我所在的位置还是可以的。

    “人呢?”金刚炮下午两点赶了回来甩手扔给服务员两张大票拉着我出了饭店。

    “不跟我走。”我伸手从他身『摸』索香烟。

    “那你咋还有心思吃饭?”金刚炮掏出香烟帮我点燃。

    “我饿了吃饭不行啊?”我懒得跟金刚炮说那些伤感的事情我已经给王『艳』佩撂下话儿了我还得去找她。不过下次可能指使不动明惠了得靠我们自己。

    “车吧。”金刚炮拉着我走向了一辆汽车。

    “你从哪儿『弄』这么个破车?”我皱眉看着眼前的这辆日本易拉罐日本出口给中国的汽车扳金薄的要死一碰就瘪一撞就死号称易拉罐。

    “半道儿征用的破『逼』东西跑一百二就飘......”

    回到紫阳观是次日凌晨『门』下众人早已经等候多时温啸风的尸骨也早已经停放妥当金刚炮和慕容追风负责采购寿材寿衣等物准备下葬我自然不会把温啸风拉去火葬便在后山给他寻了一处聚气的墓地将他与那韦氏『女』子的遗骨合葬在了一起了却了温啸风的最后一桩心愿。

    忙完这些我又去看了一下受伤在『床』的黄眉真人这位义薄云天的黄眉灵虎重恩厚义我先前已经应许要与之八拜结义所以慕容追风便将他安置在了观气轩公羊倚风的房间里安心静养。

    “小雪你去把白族长安排到我的房间别让她住迎宾楼了。”我从黄眉真人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八点多了一出『门』遇到了慕容追风的弟子张小雪。

    后者抬头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安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深意迎宾楼是为了给前来道贺的同道住的地方现在开派大典已经结束那里空『荡』『荡』的她独自一人住在那里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

    由于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处于疲惫劳累状态便没有再去跟慕容追风和金刚炮说话转身走至殿后自己的掌教卧室躺下休息。

    “掌教师叔白族长来了。”就在自己即将睡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我急忙翻身而起开始穿衣这个张小雪肯定是领会错了我的意思我让她把白九妤到我先前所住的观气轩她怎么给领这儿来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七章 魂归阴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