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四十六章 借此皮囊

第四十六章 借此皮囊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全都给我出来!”凌晨三点我终于回到了停车之地,马不停蹄的开着车找到了最近的一处公墓,捏诀念咒,施起了搜魂之术。

    随着真言的诵完,黑压压的一片阴魂茫然的现了形。由于都是近代亡故的人,所以魂气都很淡薄。

    “大道通天,气御阴链,拘魂锁魄,封其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我怒火中烧之下施展出了拘魂之法。这个拘魂法诀并不属于什么光明正大的法术,原理是控制魂魄本身神识为己所驱使的道法,严格的说来属于御气忤地诀的一种,施展之后对施术之人有着很大的反噬。当年凌风道人在陵墓之中对袁奎等人施展的就是这个法术。

    “正东三十五里,蓝气指路,去!”我指着先前挨打的地方果断的挥出了手。

    阴风骤起,十几缕水属阴魂应命而起化风疾行。我拼命的散出灵气为其指引路径,片刻之间只感觉头晕脚轻灵气不续,一咬牙连自身本命元气也调了出来。如此奇耻大辱倘若不报,还有何脸面苟延于世间。我这个‘截教妖孽’今天就妖给你们看看了!

    终于指引着阴魂到达了指定方位,我收回真元灵气,遣散了其他四属魂气,控制着头重脚轻的身体艰难的回到车上,找出几罐 HN 灌了下去,点着烟猛吸几口,发动着了车子,努力睁大着被打的已经几乎看不见东西的双眼,驾车冲我先前受辱的派出所赶了过去。

    可惜我没有乘风道人或凌风道人那样的通天修为,不然连其他四属魂气全给拘过来那才解气呢,算了,这十几缕水属阴魂也够他们受的了。

    当我将车子停在派出所门口之时,里面已经闹的鸡飞狗跳了。阴风阵阵,鬼影重重,由于阴气浓重之故,本来亮如白昼的日光灯现在已经变成了暗绿之色,几个值班的已经吓的跑出了办公室站在大厅之外,慌乱的拨打着手机。

    我故意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依着车门悠闲的抽着烟。很快那几个家伙就看到了我,回过头冲我指指点点的。我冷笑着看着他们。宁做真小人,不当伪君子。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是我干的,现时现报,这才解气!

    你们的执法原则不是“重证据,轻口供”吗?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回能不能抓几个鬼魂给你们当证人。

    ……

    ……

    “喂,给我来包牛奶,再给我个面包。”我冲着推着早餐车路过的的妇女招手。

    “喂,你别跑啊”听到我的召唤,这位起大早的大婶反而加快了步子。

    我快步追了上去,掏出了钱“你跑什么啊,我又不是不给钱。”我顺手拿了牛奶和面包。

    “小兄弟啊,你怎么还敢在这里啊,这里闹鬼啊。你这是被鬼打的吗”大婶一脸的恐惧。

    “呵呵,谁说的闹鬼啊?我这不是鬼打的,是人打的。”面包送到嘴边才发现嘴巴已经肿的张不开了。

    “昨晚闹了半宿了,附近的都听到鬼哭了,你看这风刮的,哎呀你看哪……”大婶惊叫一声,转身推着早餐车就跑。

    我一回头,一个三十左右浓妆艳抹的女鬼竟然显了形,正冲着门口站着的那帮人民卫士骚首弄姿,吓的一片惊呼。

    “好!”我暗叫一声,包起面包,拿起牛奶喝了几口又回到了车旁站着看戏。

    “老天爷啊,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看着滴落在手背上的雨点,内心大悦。正所谓一阳压万邪,本来太阳升起之后,任何的鬼魅妖邪都要隐藏闪避,这回好了下雨了,肯定是不会出太阳了,接着闹腾吧。

    “你怎么出来了?”我猛一回头,昨晚上打我打的最厉害的那个大肚子警察竟然站在我身后。

    “我……”我刚想回答,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掉头就跑。

    “站住!”不出意料,这位大肚子警察果然追了上来,我三拐两拐,跑到了后门刻意放慢速度让他把我抓住。

    “我让你跑,跟我回去!”大肚子神勇无比的扭着我的手从后门把我押进了派出所。

    “灯怎么坏了?小吴,灯怎么这么个色啊?”大肚子说着一把推开了值班室的门“你是谁?……哎呀,鬼呀。”那个浓妆女鬼见有人进来,径直的将脑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吓的这位仁兄一把送开了我,掉头就跑!

    “既然进来了,就别走了吧。”我冷笑心道,一伸手一缕真气遮住了他的三阳正气,那女鬼一见有机可乘,二话不说就附了他的身。

    所谓的三阳正气就是指的人体的三盏阳灯,额头一盏,左右肩头各一盏。是与生俱来的辟邪利器。如果你独身一人行走于黑暗之处或者是荒郊野外时忽然感觉到了头皮发麻或者是脊背发凉,那就是人体潜意识感觉到了有阴物在窥视着你,最好的办法就是脱下上衣露出肩膀,然后尽可能的不要让头发遮住额头,一步一步的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千万不要跑,一跑气就乱,更不要回头,回头气就散。对了,补充一句,如果是女人的话,还是别脱衣服了,那样反而更危险。

    “你怎么不怕我呀?”女鬼控制着这位仁兄冲我说话了,声音嗲嗲的挺好听,不过在这么个大老爷们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怪异至极了。

    “你应该怕我才对!”我灵气延出体外抓住了她的阴魂咽喉。

    “是你把我们弄过来的?”艳鬼面露惊恐。

    我点了点头,收回真气,左右环视了一下,奶奶的,怎么招了一群娘子军过来。

    水属阴魂一共十六股,竟然只有三四个是男魂,其他清一色都是女鬼,而且好几个都打扮的花里胡哨的不像良家女子,难道水性杨花里的水性就是指五行属水的女子?

    我摇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驱走,招过正在跟前游荡的几个阴魂,交代了几句。,之后又冲附着在大肚子身上的女鬼额外交代了几句。

    “听懂了?”我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包您满意。”女鬼附身的大肚子竟然冲我露出了暧昧的笑意,笑的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救命啊,警察打人啦~~~~”我扑到窗前装模做样的惨叫起来。

    被女鬼上了身的大肚子则在我身后高举着警棍佯装殴打我。

    外面站着的警察瞬间炸了锅,叫嚷着想制止大肚子明目张胆的殴打我,现在我的问题早已经搞清楚了,事情闹大了他们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苦于派出所里实在太过邪门了,推搡着竟然没人敢进来。

    “你这是打人呢还是**呢?”我转过头冲着女鬼骂道。这家伙拿着警棍呀呀的叫着,高举轻放,给人感觉不像是打人,倒有几分情侣之间按摩**的味道。

    大肚子一脸无辜的看着我,猛然一咬牙又撸下一棍!

    “哎呀,我 ,你想要我命啊?”我痛叫一声,转身夺过警棍朝着大肚子就打。

    窗外的警察见我抢夺警棍,终于急了,一股脑的冲了进来。

    “太好了”我心中一喜,两指灵气一先一后的的灭了昨天晚上有份殴打我的那两位的三阳之气,早已奉命等候在旁的两个男性阴魂立马就给他俩来了个鬼上身。

    “小吴你干嘛打我……小谢你疯了吗……哎呀我的眼镜呢……”两人的倒戈相向瞬时令的本来就胆战心惊的众人转身又奔逃了出去。

    男鬼控制着姓谢和姓吴的身体一顿拳头将众人打出,左右张望了一下,一个凑近抓起了拖地的拖把,一个则走了几步拿起了扫院子的扫帚,气势汹汹的往左右门口一站,大喝出声。

    “秦叔宝在此,谁敢过来!”

    “尉迟敬德在此,何人放肆!”

    当然了,只有我心里清楚这两位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门神,充其量也就算是个门鬼罢了,两人的台词也都是我事先交代好了的,尽管如此,看到两人一本正经的模样我还是忍俊不止。

    “你有烟吗?”我冲着被女鬼附身了的大肚子说道。事发突然烟让我扔车里了。

    “别抽了,你看外面”被上了身的大肚子向外面努了努嘴。

    我探头一看,外面又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七手八脚的打开后备箱,竟然从里面抓出了两只大公鸡。估计是想借公鸡啼鸣来驱赶鬼魂。也不知道从哪个养鸡场里弄了这么两个激素催大的货,放出来连走都不会走,更别说叫唤了。

    “哈哈,连公鸡都抓出来了,呆会儿估计就得去弄黑狗血了。”我回过头冲着大肚子笑道。

    “小道长,适可而止罢,大劫将至,还不醒悟?”大肚子竟然双手合十冲我来了这么一句。

    不对劲啊,我赶忙捏诀看去,只见原本附着在大肚子警察身上的阴魂早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股祥和耀眼的佛气。

    “你是谁?”我惊声问道。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老衲天魂神游至此,偶见阴云蔽日,天谴旁窥,不忍见小道长珠玉之资毁于天谴,故特借此皮囊前来相劝!”

    “天谴?”对这玩意如果说我一点都不怕那是在骗自己。

    “小道长擅用师门秘法,倒行逆施,驱使阴魂为祟,侵扰正气之地。已为上天觉察,再不收手,恐大劫不远。”大肚子警察双手合十,一副悲天悯人神情。

    “这里是正气之地?”我指着肿胀不堪的脸怒声反问,我这副样子估计我妈都认不出我了。

    “小瑕不掩玉洁,巨功可弥微过,军人公安之辈为社会稳定之柱石,国家安定之根本。所居之所自然是正气之地,受天护佑!”

    “我也是军人,这帮警察这么对我,你怎么不找他们说去?”我怒声责问。

    “小道长虽暂留兵营,实为修行之人,何苦于俗世之人较一气之睚眦?何况小道长命中该有此劫。还是放宽胸襟,付之一笑罢。”

    “要不,我把你给打上一顿,然后请你付之一笑好不?” TMD 竟然来了个替警察拉偏架的。

    “未尝不可,昔有佛陀割肉饲鹰,老衲亦愿仿效大德,奈何老衲自身皮囊不在此地,不然定了却小道长的心愿。”

    “你 TMD 的别以为弄出点佛光就能吓的了我,没有肉身你就是个鬼魂,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我怒气在胸,根本听不进去什么劝解的话,怒喊一声施出搜魂之法,右手抓向了大肚子警察的命魂之气。

    “阿弥陀佛!”伴随着梵语佛号的念诵,大肚子警察右手五指变动,捏出了佛门法印,一股纯阳之气牢牢护住了大肚子警察的本命人魂,使我一击无功。

    借用手指的不同捏法调动天地之气的方法,佛门叫做法印,右手施为。而道家则称为法诀,左手施为,虽然叫法不同,但是作用其实是一样的。

    “尔时十方无量世界,不可说不可说一切诸佛,及大菩萨摩诃萨,皆来集会。赞叹释迦牟尼佛,能于五浊恶世,现不可……”大肚子警察在施展法印拦住了我的法诀之后,竟然盘膝席地而坐念起了经文,随着其并不高昂的念诵,一股祥和之气无形之中便驱散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辛苦召来的阴魂。

    我转视窗外,阴云已经散去,东方天际已经泛白。

    “你到底是谁?”辛苦召来的阴魂跑了个干净,这仇是报不了了,瞪着地上盘膝而座的大肚子我怒声发问。

    “小道长,你我本是旧识,可惜你现在三窍混沌,紫灵未归,……”。

    “别给我说什么他日,快说你到底是谁,如此‘大恩’我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你”看着地上已经开始摇晃的大肚子,我急切的追问道,身体摇晃是魂魄离体的征兆。

    “阿弥陀佛,小道长如此着相,罢了,罢了,老衲九华山明惠……”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六章 借此皮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