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八十八章 噬尸寒鼠

第八十八章 噬尸寒鼠

后来才知道,其实我们当日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另外两条洞里全是陷阱,唯有右边这一条洞里才是正主儿,当然了,之所以选对了路径也是因为自己修习了观气术的缘故。至于后来是怎么知道的,咱先不提,那都是两年以后的事情了。

    走进右侧山洞,前行数里,气温逐渐降低,顿感清凉。

    “真想不到这里这么凉快。”金刚炮环视左右石壁上因为温差作用而形成的水珠。

    “你看那是什么。”我手指前方拐角处隐约出现的小动物。

    “管他是什么。”金刚炮说着抬起步枪一个点射,直接将前面趴在地上的东西打了个血肉横飞。

    “老于,你看看这是啥玩意?”金刚炮快步上前,用手提起了被他打死的动物,只见金刚炮手里的动物类似于耗子,只不过个头大了不少,全身没毛,粉红色的皮肤外露,眼睛血红,嘴尖无须。模样很是恶心。

    “寒鼠,只不过眼睛颜色不对。”金刚炮提起动物的瞬间,我就回忆起了这种动物。乘风道人留下的秘籍和地图正是眼前这种令人恶心的小动物的皮子作成的。

    “这就是寒鼠?”金刚炮顺手扔掉了血肉模糊的尸体。“怎么它生活在这里?”

    “寒鼠生活在寒冷的地方,这里不应该有,另外眼睛是绿色的也不应该是红的。”我说着抽出了干将向前走去。

    “是不是寒鼠的亲戚,热鼠啊?”金刚炮自作聪明的猜测着。

    “没听说过有热鼠,走吧。”山洞快到头儿了,前方隐约出现了悬崖,气温更低了,我和金刚炮喘气成霜大感诧异。

    和金刚炮小心翼翼的走到山洞尽头,只见山洞尽头是一处巨大的坑洞,俯身一看,不由得汗毛直竖。

    悬崖下面是一处巨坑,无数具身着古装的尸体堆积在坑底,数不清的寒鼠攀附在尸体之上咬嚼吞噬。吱叫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我草,这是什么鬼地方?”金刚炮哆嗦着转身看着我“老于,给我支烟抽。”

    金刚炮自从吞食了参籽,就一直不敢抽烟,此刻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我抽出一支点燃递给他,自己也点上一支,坐在崖边看着下面血腥的一幕。

    巨坑之下厚厚的堆积着一片尸体,看服饰应该是明朝,士兵平民都有。有很多已经被寒鼠啃食的只剩骨架,仍旧一部分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并没有腐烂,寒鼠啃咬的部位也未见有鲜血流出。空气之中也没有腐臭的气味。

    “老牛,下面这些的确是寒鼠!”我用力的咬着烟嘴“这里之所以这么凉快,估计就是因为寒鼠身上散发出的寒气。”

    “那些死人咋回事?”金刚炮这会儿紧张的连屁都忘了放了,脸色煞白。下面的景象的确令人胆战心惊,就连我此刻脑子也一片空白。

    “可能由于寒鼠散发的寒气所以才没有腐烂,至于为什么会有尸体我就不知道了。”我摇头回答。

    “你看那下面还有牛骨头。”金刚炮手指坑底,我顺着他的手势向下一看,果然在众多的尸体当中发现了一副不似人骨的大型动物的骨架,皮肉早已经被啃食的精光,不过金刚炮平时宰牛杀猪的事儿也没少干,他应该不会看错。

    “那些死人和动物很可能是寒鼠的食物,如果是殉葬的话不可能这么凌乱,如果是坑卒不可能有平民,如果是灭口不应该有牛羊......”

    “别如果了,”金刚炮扔下烟头站了起来“谁养这么一群东西干啥?”。

    “我哪知道?先观察一下气息再说。”我站起身来捏起了法诀。慕容追风急切的强行苏醒,肯定有她的原因,炎火化龙肯定指的不是这些寒鼠。那句三十就更对不上号了,下面密密麻麻的这一群别说三十了,三千都有了。

    “那里!”金刚炮率先有了发现“西北角那点地方看不透气息,应该是道铁门。”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处一丈见方的地方气息模糊,依据形状判断的确是道门。不过如果想要到达那里,则必须经过脚下的巨坑。

    “那玩意不咬人吧?”听我说要下坑,金刚炮脸都白了。

    “不咬人,吃人。”我苦笑着抓过他的背包“找东西扎着裤腿吧,可别钻进去咬了命根子。”

    “可让追风给害苦了。”金刚炮嘟囔着穿起了背包里的裤子,片刻之后我俩把所有能穿的的全穿上了,鼓鼓囊囊的跟两个雪球差不多了。

    “要是有个头盔就好了。”金刚炮系好绳索准备下滑。

    “下去之后别磨蹭,直接往铁门那儿跑。”我说着抓着绳索慢慢的下到了坑底。巨坑和我们先前站立的位置呈四十五度角,并不很陡峭。

    下到坑底,两人对视一眼,捏起风行诀就开始飞奔,坑底的寒鼠受到惊扰,纷纷尖叫着冲我和金刚炮扑来。我俩哪敢耽搁,视若无睹的冲西北角的铁门蹿去。

    跑出大半之后,麻烦来了。坑底的尸体层层叠叠也不知道堆放了多少,有很多上面的尸体看似完整而下面的则早已经被吃空了,金刚炮一不留神一脚塌空,跌进了尸骨堆中,直到齐腰。寒鼠见有机可乘,纷纷冲他扑了过去。

    “我草。”金刚炮大骂着转过身后的步枪,直接连射,将扑到眼前的几只寒鼠打飞了出去,腥臭的鼠血溅了他一头一脸。

    看到金刚炮身处险境,我急忙回身跑过来救他,干将挥出,砍死几只寒鼠,弯腰将金刚炮拉了出来。

    “好险,好险。”金刚炮一梭子子弹将扑到近前的几只寒鼠打飞,跟着我掉头就跑。

    “你开门,我顶着。”我们快步的跑到西北处的铁门外,金刚炮回身扫射着尾随而至的寒鼠,急切的冲我叫喊。

    我闻言急忙扑到铁门旁,只见眼前的铁门大约有一丈宽窄,十分的厚重,但是铁门上却没有任何的把手开关,根本无处着力。

    “老于你快点,这些东西怎么还会蹦?”金刚炮一不留神,耳朵被一只跃起的寒鼠咬的鲜血横流。

    听到金刚炮的催促,我更加焦急,反复的上下打量着铁门,发现在铁门上部有着三道铁制窗棱,靠近窗棱向里张望,只见里面墓道之内的石壁上再次出现了一处龙头形突起,不过距离铁门大约有十几米远,情急之下干将归鞘,左手捏诀右手探出,施出御气移山诀,散出一股有形真气,试探着推拉石壁上的龙头开关,终于在一拉之下铁门有了反应,缓缓的向左侧移去,我转身拽着金刚炮一跃而入。

    “TMD”金刚炮大骂着抬起步枪将几只尾随而入的寒鼠打烂,我急忙跑过去抓住龙头形的机关,关上了铁门。

    “老牛你没事吧。”关上铁门我快步的走向金刚炮,检查他的伤势,发现右耳垂被跳起的寒鼠撕掉了半拉。

    “死耗子,敢毁老子的容。”金刚炮一摸耳朵气愤不已,抬起步枪将几只早已死去的寒鼠打了个稀烂。

    “包一下吧。”我关切的说道。

    “没事,死不了。”金刚炮大大咧咧的抹了一把淌到脸上的血迹。“你刚才怎么把门打开的?”

    “用移山诀。”我手指石壁上的龙头机关。“所有的机关都必须用本门的法术才能开启关闭,我怀疑这座墓可能跟咱的同门有关。”

    “同门会想出这么损的招儿,杀那么多的人?”金刚炮摇头不已。

    “走吧,那股衰弱的灵气就在前面,看看是什么就清楚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噬尸寒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