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自闭山中

第六百六十七章 自闭山中

“已经跑远了,算了吧。”我自然不会让巫青竹帮我去追赶白羽,因为它本来就是我放跑的。

  “你说了算。”巫青竹并没有坚持。

  “你回你的翠竹峰吧,别再跟着我了。”我转头看向巫青竹。

  “我跟了你三十多天,你让我空手而回?”巫青竹摇头说道。她此刻已然不想取我性命了,之所以跟着我是因为她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如果空手而回对那些同门没法交代,说白了还是面子不好看。

  “你前后砍了我七剑我都没有还手,你还想怎么样?”我皱眉开口。

  “你杀了清凉洞府那么多人,总得对我们有个交代。”巫青竹直视着我。

  “你的过去我不知道,我的过去我也不想跟你说,我只能告诉你,当时六十四个门派齐聚我紫阳观,为的就是逼我们交出逆天神器,可是逆天神器根本就不是我拿的,那些逼死我师傅的人里面就有你们清凉洞府的人,你感觉我不应该报仇?”我脑海之中再度浮现出了师傅三圣真人浴血迎敌直至油尽灯枯的景象,此时最后一个门派也被我处理了,六十个门派全都为当日的围攻紫阳观付出了代价。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不跟着你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巫青竹破天荒的没有与我抬杠拌嘴。

  “积累功德辅佐金龙,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晋升大罗金仙,成了大罗金仙我就能回去了。”巫青竹的言语表明她不会再纠缠我了,这令我心头猛然一轻。

  “你想回现代?”巫青竹出言再问。

  “你不想?”我转头反问。

  “我是孤儿,从哪里都一样。我生活的是民国时期,那时候我是……”

  “你的事情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不属于这里,我早晚要回去的。”我出言打断了巫青竹的话,一个女人向你讲述自己的过去不是个好兆头。

  “看来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巫青竹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我是你们的敌人,咱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日后你如果有事情可以焚香找我,我还你一个人情。”我冲巫青竹点头道别。

  “还我什么人情?”巫青竹不明所以。

  “咱们两个生活的年代相隔不远,说话的习惯也差不多,这一个多月是我过的最快的一个月,跟你说话让我感觉我活在现代社会,与其说是你追了我一个月,倒不如说是你陪了我一个月。”我微笑开口出言解释。

  “你好像很孤独。”巫青竹疑惑的看着我,虽然同为现代回返的人,但是她在现代没有牵挂,心境自然与我不同。

  “希望我能习惯它。”这是我向巫青竹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就腾云北去,而巫青竹也没有跟来。

  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我已经习惯了巫青竹跟着我,猛然之间身后没了人反而感觉到了失落,回身反望发现巫青竹还在原地侧目斜视。这一动作表明了她心中的某种潜在想法,年轻的天仙在天界并不多,而且两人同样是从现代回返的,神仙与凡人一样都会有孤寂的感觉,都渴望有伴儿,但是很明显的,我不是她的伴儿。

  我回身冲她做了个鬼脸,转而回头再行,男人在不能给予女人结果的时候,或者说不想与对方有所瓜葛的时候最明智的作法就是明确的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千万不要玩什么暧昧,那是最伤人的。

  离开了三仙岛的上空我开始考虑下一步的去处,四大教派而今已经处理完了,紫阳观我也不想再回去了,父母我也已经安置妥当,没必要再去打扰他们,金龙临世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此期间我该做什么呢?

  我可以去见许霜衣,但我没去,去了也只能徒增奈何。

  我可以去见白九妤,但她认识我吗?

  我可以去见温啸风,但我仍然没去,温啸风虽然是温啸风,但是他不是那个陪着我征战九华山的八哥。

  我可以去清楚残余的道门败类,但我还是没去,我杀废的道门中人已经够多的了,取大义恕小过吧。

  我可以游戏人间俯览红尘百态,但我仍旧没去,因为我没有那个心境,我只想着回去。

  有句古语叫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指的是一个人的心态在安静的情况下会想的很长远,会想的很专一。这句话是有道理的,但是人是群居动物,人最怕的就是孤独,短时间的独处有利于人的静思,长时间的独处会把人逼疯。

  人的心思专一,性情执着有时候并不是好事情,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始终想着回到现代,这种念头一起,便感觉目前所处的环境是一个梦境,梦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假的,只有我是真的。

  随意在荒山野岭寻到一处山洞栖身,一住就是三年,这三年来我从没有外出过,由于不需要饮食,所以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发愣,一开始我想的是如果别人拥有了我这样的修为,他们肯定会出去作威作福左拥右抱,为什么我对那些事情丝毫没有兴趣。这个问题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因为我太固执,固执的有些自闭了。

  随后我就在想金刚炮回去之后都在干什么,他会不会怀念我这个兄弟,我的两个徒弟如果问起他们的师傅去了哪里金刚炮会怎么回答他们。金刚炮和慕容追风枕边说话的时候会不会感激我为他们做出的牺牲,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压根就不是为了得道成仙的,我的初衷只是想救兄弟的命,结果他走了,我被撇下了,六十年的时间金刚炮会不会忘记我为他所做的这一切。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思乡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一开始想的是不就六十年吗,咬咬牙就过去了。可是六十年哪,不是六十天,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六十年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生啊,等我他日回返,我的亲戚朋友还能剩下几个,我记忆中的人和事物还能是老样子吗?

  人的心理活动是极其微妙的,为了克服自己的消极悲观,我开始幻想大功告成时的情景,一旦晋升大罗金仙,王艳佩当立时肉骨回魂,白狼也要起死回生,还有娜鲁也得救活,不但救活还得恢复它的生育能力,三儿化龙也是易如反掌,父母延寿,福荫亲人,法身长居九霄,另外化出两道分身与白九妤和王艳佩长相厮守,谁他妈的规定我只能选一个,她们都喜欢我,我也都喜欢她们,两个我都得要。

  想到日后的辉煌心中的不平衡便减轻了许多,天地正道就是承受的越多得到的越多,想要的更多就必须付出的更多,天地阴阳世间至理,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公平!

  无上的荣耀与六十年的苦熬是大喜大悲的两个极端,六十年总是可以过去的,而无上的荣耀将会永存,如此算来我好像也没吃亏,既然没吃亏那我还抱怨什么,这种事情换做别人那是打破头的抢着去干的,怎么自己还矫情上了呢。

  想通了这些便开始给自己找事情做,观察山中的蚂蚁觅食,研究树干的纹理,盯着看母鸟给幼雏喂食,抓只刺猬数它到底有多少根刺……

  罗宾逊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情况与他很相似,唯一的一点不同是他是客观决定无法离开孤岛的,而我则是主观不想出去,我不想从这里留下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时辰一到我就毫无牵挂的离开这里,我没带来什么,也不会带走什么。

  这段时间除了林一程和温啸风偶尔会焚香告知我外界的情况之外没有任何人联系我,萧衍已经驾崩了,萧绎在江陵继位,萧绎的龙气是经由马凌风强补过的,这些都可以通过观气术看出来。陈霸先本为四爪青龙命数,我前世以紫气修为尚可以为他强补一爪,而今天仙修为来施展御气逆天诀为他改命自然易如反掌,不但易如反掌还悄无声息。此外正宗的杨家金龙尚未临世,但是他的父亲的气息正在悄然发生改变,我也并没有离开深山前去保护,只是将他上空的应星气息遮蔽了起来,防止天地呼应过早的暴露出他的气息影响了金龙的出世。

  事情始终按照既定的路线在发展,既然是既定的路线我就没必要出手干预,经过我和金刚炮的一番杀戮废功,天下的修道中人数量少了很多,紫气的数量也未见再有大的增加,佛道开始走强,阐截逐渐消隐。

  外面的世界表面上看是风平浪静,但是政局正发生着悄然的改变,战争也从未停止过,但是这些事情都不需要由我出手,我的任务是辅佐金龙,只要金龙的出生不遇到阻碍我就不需要出山。

  不过短暂的宁静也并没有令我放松警惕,叶傲风始终没有露面,这是我的心腹大患。除此之外西魏和东魏的境内频频有仙人的气息出现,这一点也令我大为皱眉,希望只是偶然,如果是受皇家邀请下界干预,那事情将会变的极为复杂……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七章 自闭山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