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玄战记 > 太玄战记第一卷 > 第七十五章 龙涎千年贡

第七十五章 龙涎千年贡

听到马蹄声,吴东方猛地一惊,半秒之后惊讶变成了紧张,再过半秒紧张变成了疑惑,这里的地势不适合骑马,不过既然是骑马表明对方修为不高,应该不是土族天师,骑马过来的这个人是谁?

  短暂的疑惑之后,吴东方闪身来到洞口,只见洞外的平坦区域上站着一匹高大的黑马,这匹黑马非常健硕,鬃毛很长,背腰平直,眼大眸明,就算他并不懂马也能看出这是一匹难得好马,而且这匹马很可能是一匹无主的野马,因为它的背上没有马鞍,蹄子上没有马掌,眼神也不似家马那么驯良,很桀骜。在他端详它的时候,野马也在端详他。

  野马一直在看着他,环视左右没发现骑马的人,他确信这是一匹野马,走出山洞弓步下到地面,缓慢的向野马靠近,他想把这匹野马留下来,等到他日回金族的时候或许会用的上。

  距离野马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他发现野马的眼神忽然变的非常凶狠,他得重新估量驯服野马的可能性。

  还没开始估量,野马就转身尥起蹶子,这家伙起脚的速度非常快,吴东方只看到它转了身,根本就没看清它是怎么起脚的就被踢了出去。

  野马的这一脚力量非常大,吴东方倒飞着撞上了北面的石壁,前胸剧痛呼吸不畅,身不由己的蹲了下去。

  野马把他踢飞之后并没有立刻跑掉,而是迈步向他走了过来,到得近前嘶叫一声,扬起两只前蹄猛踏石壁,它的蹄子上虽然没有马掌,却无比坚硬,踏的石壁石屑崩飞。

  “别惹它。”王爷的声音自山洞传来。

  “我没惹它,是它在惹我。”吴东方看着收回前蹄,在他身前往复踱步的黑色野马。

  就在此时,北方的山林里传来了马匹的嘶鸣,野马歪头看了吴东方一眼,纵身一跃,跳进了山洞。

  吴东方被野马踢的岔了气儿,不能直腰,急忙高声告警,“小心,它冲你去了。”

  洞里没动静了,也不知道王爷在干什么,野马也只是站在洞口,并没有往里走,等到北方山林再度传来马嘶,野马转身离开了山洞,自石壁上横身急奔,到得石壁边缘凌空而起,跳上了北面的土坡,嘶叫一声向北跑去。

  吴东方担心王爷,深深呼吸后退几步,助跑冲上了山洞,只见王爷正趴在积水洼边一动不动。

  “趴着干嘛,你没事儿吧?”吴东方走了过去。

  “你如果也趴着,也不会挨踢。”王爷站起来,弯腰低头继续喝水。

  “它好像是来示威的。”吴东方揉着被踢的生疼的前胸,幸亏这匹野马踢中的是胸骨,如果踢中肋骨怕是又要骨折了。

  “这里可能是它的地盘儿。”王爷抬头说话,说完继续低头喝水。

  吴东方没有再问,走到墙角坐了下来,这时候没主儿的山林不多,这附近是野马的地盘总好过是食肉动物的地盘,以后只要不去招惹这些野马,住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王爷喝了一肚子水,试探着往西侧干燥的地方走,吴东方见它看不清东西,就走过去把它抱了过来。

  王爷挨了蜇,非常难受,趴在墙角一动不动,前期还哎呀,后期连哎呀也不哎呀了,就是安静的趴着。

  “我给你留了鱼肉。”吴东方说道。

  “你的脑袋肿成这样儿能吃东西?别说话,让我安静待着。”王爷没好气儿的说道。

  看到王爷猪头一样的脑袋,吴东方又想笑,但他忍住了,王爷现在很烦躁,还是别惹它了。

  这一晚睡的很安稳,天亮之后他发现王爷的脑袋和嘴脸肿的更厉害了,蜂毒蔓延到了舌头,只能哼哼,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吴东方害怕了,蜇了王爷的那只马蜂比他想象的要厉害,这一下子很可能会要了王爷的命。

  太阳出来之后,他把王爷抱到洞口,翻毛寻找蜂针,找到了位于脖颈靠近脑袋部位的针孔,却发现那里并没有蜂针。

  斟酌过后,吴东方跑到海边,捡了几条大鱼,用绳子穿了往西面树林走去,沿途又摘了些蘑菇,用树皮穿了,他要去见见那只马蜂,得给王爷要回解药。

  马蜂肯定不吃鱼,也不吃蘑菇,但他也找不到别的了,老话说得好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这次过去就是表明自己的和善态度。

  追踪是猎豹部队的必修课,循着王爷昨夜留下的痕迹,下午三点来钟他找到了那处位于三座山峰环抱之下的山谷,这里避风向阳,草木比别的地方生长的要快,山谷里到处是各式各样的花朵,大部分花朵属于草木植物,也有一些属于桂树和灌木。

  在山谷北部,有个小房子,房子搭建的很粗陋,也很破旧,房门是关着的,也不知道主人在不在家。

  吴东方来到山谷边缘停了下来,小心的喊道,“请问,有人在吗?”

  喊了两声,没人答应。吴东方犹豫片刻接着喊,他不熟悉马蜂的习性,不知道这种动物有没有强烈的领地概念,所以就不敢进入山谷,免得惹怒人家。

  喊了七八声,木屋的房门被人推开了,自里面走出个弯腰的老妪,这个老妪一看就是马蜂变的,三角脸,头发少,胸宽,腰窄,手短,腿细,手里拄着个拐杖。

  “是你在大呼小叫?”老妪歪头看着山谷边缘的吴东方。

  “回仙姑,是我,昨天我的朋友冲撞了您,我是来向您赔礼来的。”吴东方弯腰拱手,既然是来赔礼的,态度就得谦和点,喊个仙姑也丢不了多大人。

  是人都愿意听好话,不是人的更愿意听好话,老妪听完吴东方的话,态度有所缓和,抬起左手冲他摆了摆手,“快点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们初来乍到,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等我的朋友能下地,我们再准备一些干净雅洁的礼物,让它亲自过来向您赔罪。”吴东方冲老妪再度拱手。

  老妪横了吴东方一眼,迈步走向屋前的花丛,自一棵桂树下拔了一株类似于蒿草的植物反手向他扔了过来,“看你这么懂事,就让那赖狐少受些罪。”

  两者之间的距离有近千米,那株植物如同离弦之箭急飞而至,到得近前来势顿消,掉在了他的面前。

  吴东方急忙捡起那株植物,“多谢仙姑,我们就住在东面三十里外,如果您有什么差遣,可以过去吩咐我们。”

  “走吧。”老妪摆手。

  吴东方再度拱手,转身离开,这次来的值,不但得到了解药,还顺便告诉这个马蜂精他们住在东面三十里外,用闯江湖的话说这叫拜码头。

  回到山洞,天都快黑了。

  王爷趴在水洼边,听到声响抬起头,混沌的问道,“你干哈去了?”

  “为了给你要解药,老子装孙子去了。”吴东方走过来将那株植物递到了王爷近前,“快吃了,马蜂给的。”

  王爷闻了闻,张嘴开始咬嚼。

  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这株植物非常对症,当晚猪头就成了狐狸头,眼睛能看见东西了,嘴也能吃东西了。

  王爷不太喜欢鱼,他喜欢吃肉和昆虫,但没有肉和昆虫的时候,鱼也能凑合。

  认识了住在周围的两位“邻居”,吴东方开始搜集食物,大量的收集,山洞里有的是地方,海里有的是盐,做了弓箭之后可以猎杀山羊和野兔野鸡,腌制风干,海边的海鱼海菜也大量晾晒,接连半个月,他一直在干这个,在海边他还发现了一种类似于大蜡块的白色东西,王爷闻过气味之后说这就是龙涎香,晒干之后确实奇香无比,浓烈却不呛鼻。

  “这种气味我好像闻过。”吴东方皱眉回忆。

  “这东西很贵的,平常人用不起。”王爷说道。

  “有没有比这个淡一点儿,轻一点儿,凉一点儿的龙涎香?”吴东方问道,他回忆起了在哪儿闻到了这股气味,在金族的时候,他被那个胖巫师偷袭,他反过来把那胖子和几个别的村落的村民一顿痛殴,后来冥月埋怨他,他生闷气喝多了,回到山洞睡在了洞外,口渴的很厉害,朦朦胧胧的有个女人给他送来了水,那个女人身上就有奇怪的香味,跟龙涎香很像,但也有些许不同。

  “你说的那种气味应该是千年贡。”王爷说道。

  “什么叫千年贡?”吴东方问道。

  “最好的龙涎香,在海里漂了一千年以上,每一块千年贡的气味都不一样,贵的要死。”王爷咧嘴歪头,“你在谁身上闻到了这种气味?”

  吴东方皱眉不语。

  “来了半个月了,也没见你修炼法术,一天到晚光找吃的了,你打算在这儿住一辈子呀?”王爷问道。

  “我得免除后顾之忧才能安静修行,食物差不多够了,明天我就开始。”吴东方拿起一块两三斤的龙涎香往外走去,“走。”

  “干嘛去?”王爷站了起来。

  “去山谷,找那个老马蜂。”吴东方说道。

  “不去。”王爷又趴了回去。

  王爷不去,吴东方也没硬拉它去,自己去了,当日他跟老妪说了,以后找到好东西还会再去,说话得算数。

  马蜂精没想到他会再去,见他带着龙涎香来了,对他高看了一眼,道谢过后收下了他送的龙涎香。

  次日清晨,吴东方坐了下来,闭目回忆冥月当日传授的金族练气法门……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龙涎千年贡 的精彩评论